您的位置: 莆田信息港 > 旅游

亚文化对生活的快乐报复图活动资讯

发布时间:2019-07-14 03:07:25

亚文化:对生活的快乐报复(图)活动资讯

离经叛道的新发声 大概没有人能够否认,英国的亚文化在音乐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亚文化流派,往往通过音乐的切口,进入到大众文化的视野中。上世纪60年代登场的Beatles(甲壳虫)乐队和Rolling Stones(滚石)乐队,是史上伟大的英伦摇滚,前者开拓了各种曲风,如迷幻摇滚、流行摇滚、古典音乐的融合等,其音乐性之创新深深影响了之后的欧美乐坛发展;而后者则以暴烈、粗犷的曲风和台风,成为感到遭受束缚与桎梏,渴望反叛与自由的年轻人的偶像。 然而他们的历史意义,并不仅在于语涉现实的歌词里有了让人思考的东西,声嘶力竭的大吼也有了意义,形式被推向前台,是音乐之外摇滚们的一举一动影响了一代人的艺术品位、服饰发型、生活方式乃至人生态度,头一次揭示出了亚文化对于社会的巨大能量。亚文化终于找到了为自己各种怪异风格“正名”的途径,David Bowie以一系列搔首弄姿、消瘦苍白的公爵形象赢得了新的偶像地位,代表了某种欧洲人难以摆脱的自我意识。摇滚乐的颠覆重心也由此由阶级与青年转移到了性别与特征上,是一种性别含混(而非超越)的胜利。 于是越来越多的音乐乐于给自己贴上反抗的标签,还有什么比充满讽刺或颠覆意义的名称是更绝妙的营销?从性手枪乐队的《联合王国的无政府主义》、《上帝保佑女王》到乔丹在电影《狂欢》中所唱的《统治大不列颠》,不论以怎样的反传统姿态而出现,它都将具有英国特性的传统观念(女王、米字旗等)作为核心;它有来自大都会中心区的地域性,但又是对地域性的一种否定,它源于默默无闻的住宅区,来自领取失业救济金的平民。音乐“敞开了所有的门,但却通向一个迂回曲折的通道”,某种意义上,正是亚文化困境的写照:娜拉可以反抗一切她认为压迫她的东西,却没人期许给她一个反抗之后的未来。 作为独特艺术品的新个体 “一个人要么成为一件艺术品,要么就穿戴一件艺术品。” 王尔德,这位英国唯美主义艺术运动的倡导者,在还是绅士天下的维多利亚时代是个十足的边缘人物,是因同性恋取向而锒铛下狱的“Loser”。他带着着名作家、诗人、戏剧家、艺术家、童话家的头衔,却终以自由作风和大胆穿着而闻名于世。尽管他生前饱受传统社会鄙夷的眼光,遭到亲友唾弃而流亡四方,却由此汲取着各类艺术创作的养料,散布着他独特的“英式风格”。他曾说,“男人的首要便是经常去找他的裁缝”,在其牛津求学时期,英国拉菲尔前派的画作成为当时他的时尚读本,画中人物的衣着成为他早模仿的对象;试想那年圣诞节出现在美国人面前的王尔德是怎样惊世骇俗的形象吧:宽松的衣领,飘逸的领结。镶黑穗的天鹅绒紧身上衣、平绒灯笼裤、脚套丝绸长筒袜。美国佬欢迎他的标新立异,甚至在服饰广告上写着“王尔德在本店选购服饰”;在巴黎游历期间,他汲取当时印象主义画作中的养料,不再忠实于条条框框,而抓住瞬间的感受,回到伦敦后散步的行头就已经变成了身穿文艺复兴时期紧身上衣和短裤,头戴色彩鲜艳的小帽,手里拿着向日葵花,没办法不惊世骇俗。 20世纪,亚文化群体发掘出了曾被英国上流社会唾弃的王尔德,激赏他的特立独行,苏珊·桑塔格更是追封他为坎普文化的鼻祖,所谓“主流”社会再也无法通过否定或打压而擦除他的痕迹,如今他在伦敦特拉法尔加广场的一隅终于有了树立雕像的荣誉,而在巴黎的大理石墓墙上,永远印满了足以引起密集恐惧症的鲜红唇印。 华丽装饰、东方元素、印花、色彩、嬉皮,这些坎普元素频繁出现在如今的时尚舞台上,无论是异彩纷呈的伦敦时装周,还是“衣不惊人死不休”的Lady Gaga,尽管王尔德所“代言”的坎普文化依然通常被解读为“扭捏、媚俗、夸张得可笑”,或者简言之,矫情,但这些生前身后的褒贬沉浮,他显然不会介意,那正如他的处世名言:“活得快乐,就是的报复。”

微信小程序助手
常用的几种,网络营销技巧与方法
微信小程序都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