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信息港 > 法律

萌后妖娆冷皇折腰

发布时间:2019-06-25 07:24:02

“爱!彤彤是我这辈子的女人!”这话,夜君冥是想都没想,便开口说出来的。闻言,乐彤彤心头顿时一悸。此生有这样深爱自己的男人,她还有什么奢求的!?就在乐彤彤心里感动之极,只见她身旁的夜君翼,闻言,却是红唇一启,开口笑道。“好!既然你那么爱龙儿,你可敢用你的性命,去换取她!?”听到夜君翼这话,乐彤彤眼眸顿时一瞠。“夜君翼,你这是疯了!?”乐彤彤现在身上虽然被点了穴,身子不能动,可是,却还是能够说话的。此刻,当她听到夜君翼这话后,立刻大吃一惊,觉得不敢置信。闻言,夜君翼不由低头,对上乐彤彤满是愕然的美眸,开口笑道。“龙儿,你不是爱夜君冥吗!?那么,就看看,你所爱的人,值不值得你去爱!”夜君翼说完这话,便慢慢抬起眼眸,朝着夜君冥那边望去。红唇一掀,满是不屑说道。“怎样!?江山,美人,你选哪一个!?若你选择江山,继续当你的皇帝,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那么,我就跟龙儿一起,从这里跳下去,若你选择美人,就立刻自刎,我就放过龙儿。你死,还是龙儿跟我一起死,你做个选择吧!”夜君翼一边说着,一边带着乐彤彤,走到了断崖边上。此刻,夜黑风高,狂风呼啸吹过。断崖下面,更是一片漆黑灰暗。乍一看上去,仿佛一个张大嘴巴的魔鬼,看是狰狞。乐彤彤见此,虽然心惊胆战,却更加害怕的,是人心!想不到,夜君翼现在居然要做出玉石俱焚的打算!心里震撼,乐彤彤抬头,望向夜君翼的目光,更是不敢置信。“夜君翼,你疯了!?”听到乐彤彤的话,还有她眸中的不敢置信和痛惜,夜君翼眸中,不由划过一抹悲痛。只是,这一抹悲痛,一闪即逝,快的让人无法捕捉的到。便见夜君翼仰天大笑着。“哈哈,我是疯了!龙儿,既然,你不愿意跟我,那么,我们就做一对同命鸳鸯吧!?”说到这里,夜君翼不由慢慢抬头,眼眸朝着夜君冥那边扫视过去。“怎样!?夜君冥,你考虑的如何!?你是放弃皇位自刎,还是让龙儿跟我一起死!?”“不!夜君冥,你别听他的话,夜君翼是疯了,你千万不要为了我而做傻事!”听到夜君翼的话,乐彤彤担心夜君冥会因为她,而做出其他傻事来,忙不迭的开口说道。相对于乐彤彤的心慌意乱,站在那边的夜君冥,再见到疯了似的夜君翼,还有满是慌张的乐彤彤,那藏在衣袖中的双手,立刻紧攥成拳,五指入肉,仍不知痛。那俊美的脸庞上,更是剑眉紧蹙,满脸阴霾。一旁的众侍卫见此,立刻慌忙说道。“皇上,千万不要听他的话!他是疯了!”“就是,只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可是皇上您,可是关系到整个苍冥国啊!若您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苍冥国的老百姓该怎么办!?”“就是就是,皇上,请您三思啊……”四周众人纷纷开口苦口婆心的劝道。夜君冥闻言,只是一手举起,示意他们统统闭嘴。“你们都不要说了,朕,已经做出了决定!”说到这里,夜君冥不由抬头,那深邃的凤眸,更是紧紧与夜君翼那狭长的勾魂眼对视着。薄唇微启,一字一句,开口沉声问道。“若朕死了,你真的愿意放过龙儿,不再纠缠龙儿吗!?”听到夜君冥这话,夜君翼嘴角一勾,冷笑说道。“对!只要你死了,我就放过龙儿,不再纠缠龙儿!”夜君翼开口,语气坚定。闻言,夜君冥先是深深凝视了夜君翼一眼,仿佛在确定他话里的虚假。随即,薄唇微启,开口说道。“好!”话落,夜君冥立刻伸手,从腰间拔剑出鞘,然后朝着自己脖子抹去。夜君冥这动作,快如闪电,一口合成,就算四周众人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夜君冥手上长剑,就要往自己脖子抹去,乐彤彤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瞳眸一瞠,红唇一启,大叫出声——“不——”乐彤彤开口大叫,音量之大,直达云霄,语气悲惨。,乐彤彤只觉得胸口一闷,一口鲜血,便从嘴里喷出。随着那口鲜血喷出,乐彤彤只觉得身上恢复了力气。,乐彤彤几乎是想都没想,便朝着身后的悬崖跳了下去……因为,她知道,只要她死了,就没有什么威胁到夜君冥了。只要她死了,夜君冥就能够好好活着,如此,那么,她死了也是值得了……怀着这个念头,乐彤彤便朝着断崖纵身一跳……乐彤彤这举动,让四周所有人措手不及。原本抱着乐彤彤的夜君翼,压根就没有想到,他已经给乐彤彤点了穴道,她居然会冲破穴道,而且,做出这样惊世骇俗的事情来!眼看着,眼前这个女子,从他怀里冲出,再朝着断崖纵身一跳,夜君翼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要从喉咙里面跳出来了。瞳眸一瞠,夜君翼只觉得大脑有着片刻的空白。随即,还不曾多想其他,脚尖一点,便跟随着那道娇小的身子,纵身一跳……她就算死,他也不会放过她!她是他的!就算她不爱他,那么,他们就一起死吧!?怀着这个念头,夜君翼纵身一跳,随即,再迅速伸手,朝着下方不断坠落的小女子伸去。紧紧抱住怀中小女子,也不管他们正急速坠落。夜君翼只觉得踏实!使出所有力气,紧紧抱着怀中的小女子,夜君翼嘴角不由一勾。龙儿,你是我的……你永远都是属于我的……夜君翼心满意足的想着,然而,当他抬头,看着怀中的小女子,一颗心,不由狠狠一揪。只见,他怀里的小女子,美眸蓄满泪水,眉宇间,尽是无尽的哀愁。她就这样,紧紧望着悬崖上面,那么悲凉,无奈,绝望,依依不舍……见此,夜君翼只觉得自己的心,痛入心肺!跟他在一起,难道真的让她那么痛苦吗!?难道,不管是死,她都不愿意跟他在一起吗!?难道,那个男人,真的刻入她的心扉了吗!?龙儿啊龙儿,为什么你的心,不能属于我了!?为什么!?心里悲痛,无奈,让夜君翼不由绝望的闭上眼眸。只是,也是在一瞬间,夜君翼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瞳眸一瞠,夜君冥原本紧紧抱着女子身躯的双手,突然狠狠一推,使出了的力气,朝着女子后背狠狠推了过去……此刻的乐彤彤,只觉得自己的身子,正迅速坠落。心里悲凉,绝望,眼前更是氤氲一片。想不到,她和夜君冥,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到了,他们依旧不能相守在一起。夜君冥,永别了……心里想着,乐彤彤不由绝望的闭上了眼眸,一行清泪,更是迅速从眼眶滑出……然而,就在乐彤彤以为自己快死,正绝望之际,只觉得后背一股力气袭来。顿时间,乐彤彤只觉得自己坠落着的身子,被那股力气狠狠一推,便朝上抛了上去……四周景物,不断从自己身边倒退着,乐彤彤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到了。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仿佛一个世界之久,其实,也只不过是短短几秒钟罢了,她落入了一具温厚结实的怀抱里面——那个怀抱,那么熟悉,那么温暖,却不断颤抖着。感觉到这里,乐彤彤美眸不由一抬,当看到眼前这一张煞白的脸庞之际,脸上彻底一愣。因为,她明明已经跳下断崖了,为什么……下一刻,乐彤彤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心里咯噔一声,随即,便迅速转头,朝着身下悬崖望去。只见悬崖下面,漆黑一片,烟雾缭绕,什么都看不到了。就好像,她此刻的心,正坠入无尽的深渊……心里震撼诧异,乐彤彤压根都没有想到,在一刻,夜君翼会为了她,宁愿牺牲自己……想到这里,乐彤彤心里一窒,心痛的快无法呼吸了。红唇一启,乐彤彤情不自禁的朝着悬崖下方大喊着——“夜君翼……”乐彤彤使出所有力气大喊着,音量之大,迎来不少回音……只是,在那漆黑深渊之中,她再也听不到夜君翼的声音了……想到这里,乐彤彤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倒在夜君冥怀里大哭起来了。原本,刚才她是那么恨夜君翼。可是现在,她有的只是无尽的悲哀……想到夜君翼为自己而死,乐彤彤只觉得,自己欠他的实在太多太多了……相对于哭的一塌糊涂的乐彤彤,夜君冥此刻只是使劲所以力气,用力的抱着这个他失而复得的女人!就在刚才,眼看着这个小女子,不顾一切的朝着悬崖纵身一跳,夜君冥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掉了。一想到,若这个小女子真的离他而去,他还活在这个世上做什么!?不如跟了去算了!想到这里,夜君冥便朝着悬崖那边冲去——只是不料,他四周的侍卫们仿佛察觉到他由此一举,纷纷上前阻止。见此,夜君冥更是使出所有力气,将牵制他的众人挥开了。随着四周众人纷纷倒地,夜君冥更是想都没想,便打算往悬崖跳下去。想着,就算死,他也要跟她死在一块!就在夜君冥心里坚定无比的想着之际,只见原本跳下悬崖的小女子,却朝着他这边抛了上来了。见此,夜君冥也不曾多想,只是迅速伸手稳稳接住了。原本以为,自己这是眼花了。只是,当接住那娇小的小身子,好好的感受着那小身子的温热,夜君冥终于知道,自己不是眼花了,这一切,都是真的!她,没事!真好!只是,一想到刚才那惊险一幕,夜君冥依旧心有余悸。一想到,他差一点就失去这个小女子,夜君冥只觉得快无法呼吸了。只好更加用力的抱住怀中的小女子,激动无比的不断喊着怀中女子的名字。“彤彤,彤彤……”夜君冥不断呼喊着,堂堂七尺男儿,此刻却害怕的身子都颤抖起来了。此刻,在听到乐彤彤哭的如此伤心无助,夜君冥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人狠狠掐着似的,痛不欲生。一边伸手轻柔的拍着乐彤彤单薄的后背,一边柔声哄道。“彤彤,别哭了,都没事了,都没事了,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夜君冥不断重复这话,仿佛这样,他才能够安心一点。听到夜君冥这话,乐彤彤的眼泪,却仿佛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怎么都止不住了。她是没事了,可是夜君翼他,却死了。想到这里,乐彤彤便伤心不已。对于夜君翼,更是道不尽的内疚。“夜君冥,呜呜,夜君翼他死了,他是因为我,才死的……”乐彤彤开口,满脸自责内疚。“若不是我跳下去的话,他也不会跟着跳下去,若他不跳下去,他就不会死了。他是因为要救我,才死的,呜呜……我对不起他,对不起他,我欠了他一命,呜呜……”乐彤彤哭的伤心,身子更是一抽一抽的。夜君冥闻言,只能不断轻哄着怀中女子。对于夜君翼的举动,其实夜君冥也是诧异不已。毕竟,他跟夜君翼,自小便是劲敌。两人不管做什么,都会被别人比较。只是,说实在的,他从来都没有要将夜君翼置于死地的打算。无奈,他不想他死,夜君翼偏偏要置他于死地。所以,夜君冥知道,他和夜君翼之间,只能存活一个!以前,是为了争夺皇位,如今,却是因为要争夺这个女子的心……就在刚才,看到怀里这个小女子纵身一跳,夜君翼紧跟随跳下去,夜君冥本以为,夜君翼会让彤彤跟他一起死。却万万没有想到,在一刻,夜君翼会将彤彤抛上来……想到这里,夜君冥对于夜君翼,是心存感激。不管以前他们关系如何,可是如今,夜君翼却将他的至宝还给了他……现在夜君翼已经死了,他以往对自己所做的事情,他都不愿再想了。只是可惜了,若他们不是生长在帝皇家的话,以夜君翼的才智,定有一番作为啊……夜君冥心里感叹。以前对夜君翼老是跟自己作对而恨得牙痒痒的。如今,对于夜君翼,夜君冥心情复杂,也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谁对谁错了……想到这里,夜君冥唯有长叹一口气……一边轻轻拍打怀中小女子单薄的后背,夜君冥开口叹息。“彤彤,你别哭了,或许,这样的结局,对大家来说,是的……”听到夜君冥这话,乐彤彤一边摸着眼泪,含泪的美眸,更是紧紧落在那深不见底的悬崖下面。夜君翼,今生我欠你一命,但愿来生,我能够还你…………三天后,夜君冥带齐人马匆匆回到皇宫。十天后,太后娘娘突然暴毙,举国同哀!太后娘娘厚葬于皇陵之中,与先帝同葬!一年后,苍冥国皇帝立后,举国同庆!不过,有人谣言,当今皇后娘娘的摸样,倒是跟薨世的太后娘娘,有些相似,只是真真假假,无从探究…………五年之后——春年花开,百花绽放,万物复苏。今日阳光普照,蓝天白云,将整个大地衬托的更加美丽!在那金碧辉煌的宫殿之中,不断传来孩童那银铃般愉悦的笑声。“呵呵,母后母后,我们现在就去七王叔那里吗!?我好想找宏哥哥玩啊!”说话的,是一个年纪莫约三四岁的小男孩,只见这小男孩,长的粉雕玉琢,仿佛仙童似的,可爱不已!当小男孩说完这话,站在他身旁的小女孩,立刻开口接着说道。“是啊,宏哥哥上次答应我们,要带我们去放风筝的!”说话的小女孩,莫约跟小男孩差不多,长的白白嫩嫩的,一双乌溜溜的眼睛,黑白分明,可爱的让人恨不得捧在手掌心狠狠怜惜着。只见这一对可爱的小孩童,一边说着,一边一左一右的拉着一个绝色女子的手指,不断摇晃着,撒着娇。低头看着这一对可爱的小孩童,女子眉眼一舒,眉目间,尽是慢慢的温和笑意。“好好好,母后现在就带你们到七王叔家,只是,你们千万要乖点哦,因为七王婶肚子现在有了宝宝,小心别撞到七王婶,知道了吗!?”女子开口,语气温柔之极。闻言,这一对可爱的小孩童立刻点头如捣蒜。“嗯嗯嗯,母后,我们知道了。”“是啊,我们不闹七王婶,我们还要七王婶为我们生弟弟妹妹呢!”听到小孩童这话,女子不由呵呵一笑,那笑,美得如同百花绽放,正好落在了正步入大殿的俊美男子身上。见此,男子眸中,不由一愣,随即眉眼一舒,望向女子和孩子们的目光,更是道不尽的柔和。“你们笑的那么开心,到底在说些什么呢!?”男子开口,低沉的声音中,掩饰不住的愉悦。当听到男子这话,原本还说着什么母子三人,立刻转头望去。“父皇,你来啦!”“母后说,要带我们去七王叔家玩呢!我们要找宏哥哥放风筝去!”“父皇也跟我们一起去吧!?”那两个小孩童,一见到男子进来,立刻笑着飞奔而去。男子见此,立刻蹲下身子,然后猿臂一伸,一左一右,便将两个可爱的小孩子抗在自己肩膀上面坐上了。女子见此,忍不住噗嗤一声,便笑了起来。“你呀你,现在哪里有当皇帝的摸样!?”女子开口,嘴里虽笑着,望向男子的目光,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和幸福感。男子闻言,立刻开口笑道。“哈哈,朕是皇上,可是,也是孩子们的爹,你的丈夫,不是吗!?”听到男子的话,女子不由低头抿嘴一笑,眉宇间,掩饰不住的幸福。而这一对男女,不是其他人,正是夜君冥和乐彤彤是耶!看着眼前这欢笑连连的父子三人,乐彤彤心里不由感叹万分。时间过的真快,一眨眼功夫,便是六年过去了。当初,夜君翼为了救她,将她抛上来后,自己就死了。于是,夜君冥便带着她匆匆回到了京城。只是,因为她的身份,所以,夜君冥便暂时将她安置在宫外。并且昭告天下,太后娘娘突然暴毙。然后,除了伺候她的翠丫,皇宫里面,更是彻底大换血一次,将见过她的人,统统都换掉了。一年之后,再帮她伪造了一个身份,立为皇后!期间,夜君凌和平安,两人更是成亲了,翌年,更是生下一个男孩,取名夜宏。而同年,她也怀孕了,翌年,便有了这一对龙凤胎!男孩取名为夜思弘,女孩为夜傲雪。这两个孩子,摸样相识,性格也相识,每天都像个猴子似的,废了她不少心思精力。只是,看着这两个孩子愉悦的小脸,乐彤彤只觉得,自己就好像泡在蜜罐里面似的。心里感叹万分,便见到夜君冥走到她身边,低头对她愉悦的笑着。见此,乐彤彤脸上一愣,不由开口问道。“怎么笑成这样!?是有什么喜事吗!?”听到乐彤彤这话,心知他两做了那么多年夫妻,对方脾性,彼此都熟悉的很。就算不说话,光是一个眼神,彼此都能知道对方的心思。闻言,夜君冥嘴角一勾,开口笑道。“今天尘对朕说,下个月初八,要成亲了!”“这是真的吗!?天哪!实在太好了!想不到,采儿追了楚大哥足足六年,终于将楚大哥追到手了!”乐彤彤开口,脸上尽是欢喜之色。当初得知楚归尘因为自己,才会答应娶灵采儿为妻,乐彤彤都自责不已,更觉得,自己亏欠了楚归尘太多太多了。后来,再跟灵采儿接触,渐渐地,乐彤彤才发现,灵采儿真是一个好姑娘!她医术高明,帮穷苦人家治病,更是分文不收。对于楚归尘,更是真心对待!不管楚归尘对她彬彬有礼,不淡不冷,她对楚归尘就好像一团火,不断燃烧着他。足足六年时间,多少个女人,会花那么多时间去追求一个男子!?可是,灵采儿就是这样一个认死理的人!认定了,就是认定了!她就这样默默追着楚归尘,不离不弃。就算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心软。如今,楚归尘想必也是被灵采儿这一份真诚所感动了,才终于娶她为妻的吧!?想到这里,乐彤彤更是欢喜的不得了。只是,在这里,欢喜的,不是乐彤彤,而是夜君冥!对于楚归尘,夜君冥一直将他当成自己的朋友知己看待,只是,夜君冥心知,楚归尘喜欢的人是乐彤彤。自己知己朋友心里有自己的女人,这事情,怎么都让夜君冥觉得不舒服的。如今可好了,楚归尘要娶别的女人了,夜君冥一直搁在心头的大石,终于落下了。对于楚归尘他们,夜君冥更是深深的祝福。“是啊,尘他们终于要大婚了,我们也该好好准备准备!待尘成亲后,君凌第二个孩子也要出生了,今年还真是喜事连连啊……”听到夜君冥这话,乐彤彤不由轻轻点了点头。“是啊,我该好好准备准备才行!呵呵……”一想到这些喜事,乐彤彤更是合不拢嘴的。夜君冥见此,只是勾唇一笑,脸上,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对于乐彤彤和夜君冥他们讨论的事情,夜傲雪和夜思弘他们显然有些不感兴趣。此刻,他们只是想快点去七王府找他们的夜宏哥哥玩,于是,便不断催促着自己的父皇母后。“父皇,母后,我们可以走了吗!?我们要找宏哥哥玩呢!”“就是就是……”听到两个小孩子的话,乐彤彤不由开口笑道。“好好好,我们这就去……”……乐彤彤和夜君冥他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七王府后,两个小孩子便立刻如同脱缰野马似的,找他们的宏哥哥玩儿去了。夜君冥也去找当爹的夜君凌说话去了。还真不说,夜君凌当爹之后,倒是懂事多了,人也稳重了。乐彤彤陪着平安说了许多家常后,见平安累了,乐彤彤便让她好好休息,自己便去找夜君冥。夜君冥见难得出来,孩子玩的也不愿意回宫了,便提议带乐彤彤到市集走走去。对于夜君冥的提议,乐彤彤自然是赞成不已的。毕竟,自从当了娘之后,她每天都陪着孩子,好久都不曾跟夜君冥在大街上面游玩了。现在难得有机会,自然要好好游玩一番!于是乎,乐彤彤便拉着夜君冥的手臂,两人便装打扮,仿佛一对寻常恩爱的夫妻似的,慢慢走在大街上面。看着大街上面,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一片欣欣向荣的光景,夜君冥眉宇间,不由多了几分自傲之色。见此,乐彤彤心里也是愉悦不已。毕竟,老百姓能够安居乐业,是每一个帝王的心愿!夜君冥他,真是当帝王的好材料呢!而她,能够嫁给这样一个出色的男子,也是她这辈子的自豪!心里正想着,乐彤彤美眸不断扫视四周,见到好玩的玩意,便把玩一番。见到好吃的东西,也忍不住嘴馋买来吃,让夜君冥见了,忍不住摇头笑道。“你呀你,都是两个孩子的娘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若让两个孩子见了,肯定会笑话你的!”男子嘴上虽在取笑,但是望向女子的目光,却是毫不掩饰的宠溺。闻言,乐彤彤一边吃着糖葫芦,一边毫不在意的笑道。“作为一个吃货,见到好吃的不吃,实在对不住自己的肚子呢!”乐彤彤开口笑道。只是,她脸上的笑维持不到一刻,便被不远处的吵闹声吸引住了。只见在他们不远处的大街上面,围着一大堆人。人太多,让人看不到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只是,里面的声音,还是不断传出来了。“打!打死这个臭流氓!居然连我娘子都敢摸!是不想活了!”“是啊,这个臭流氓,上次也来捉住我娘子的手,嘴上还喊着什么龙儿龙儿的话,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哎哟,真是世风日下,这样的人也有啊……”“不过我瞧,这个人应该是个疯子吧!?因为我好几次都见到他作出这样的事情了,他好像在寻找一个叫做龙儿的人,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只是这个疯子,每次见到女人,都会扑过去,嘴上还喊着什么龙儿龙儿的,,见到那个女子的样子,又摇头说不是龙儿什么,就离开了……”“是吗!?你这样说,我也觉得是呢!这个人,应该是个疯子,你们也不要往死里打了,闹出人命怎么办啊!?”“就是啊,别为了一个傻子闹出人命了……”听着人群里面传出来的话,乐彤彤心里不由一紧。龙儿……难道,只是巧合吗!?心里不由一阵紧张,连带着,拉住夜君冥手臂的小手,更是蓦然一紧,乐彤彤依然不知道。对于乐彤彤的心思,夜君冥却察觉到了。感觉到手臂上越发重的力气,还有女子脸上紧张之色。夜君冥心知,这些年,因为夜君翼的事情,身旁的这个小女子,总觉得她亏欠了夜君翼的,心里一直不好受。只是,夜君翼已经死了……想到这里,夜君冥薄唇蠕动一分,正想开口说点什么,却见乐彤彤红唇一启,抢先他开口说话了。“冥,不如我们过去看看!?”闻言,夜君冥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随即,乐彤彤和夜君冥两人,便立刻朝着人群那边走去。害怕乐彤彤会被人群挤压到,一路上,夜君冥都将乐彤彤好好的护在身前,不让一个人碰到怀中的小女子。而乐彤彤的心思,一直都紧紧落在人群里面。好不容易走进人群里面,乐彤彤美眸一扫,立刻朝前看去。只见人群之中,有一个身强力壮的大汉,正对着正抱头倒在地上的男子拳打脚踢,脸上更是气愤不已。一旁,一个年轻女子,正紧紧拉着大汉的手,苦口婆心的劝道。“大牛,你别打了,你再打下去,这个人会被你打死的!”“哼!这个臭流氓敢抱你,打死也不为过!”听到女子的话,大汉立刻气愤说道。闻言,女子立刻劝道。“大牛,这个人只是个疯子罢了,我们不要跟他计较,我们走吧!走吧!”,那个大汉吆不过女子的苦苦哀求,便被女子拉走了。原本围观看热闹的人,见大汉走了,没热闹看了,也立刻散开了。却没有一个人,去管地上男子的死活。乐彤彤站在那里,目光就一直紧紧的落在地上男子身上。只见这个男子,浑身上下都破了不已,污秽不堪。头发也乱糟糟的,期间还挂着不少草屑灰尘,简直惨不目睹!男子就紧紧抱着自己的脑袋,让人看不清楚他的容貌。只是,当听到男子的声音,乐彤彤整个人仿佛如雷轰顶似的,彻底震撼住了——“龙儿,龙儿,你在哪里!?龙儿……”男子开口,嗓音中,有着无助,悲哀,绝望……而那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就算时间过去已久,依然让乐彤彤一听便知道是谁!闻言,乐彤彤只觉得心头一紧,鼻子一酸,两行清泪,便立刻滑下眼眶……“夜君翼,是你吗!?”随着乐彤彤的话,原本抱着脑袋倒在地上的男子,不由慢慢松开双手,抬起了那一张脏兮兮的脸庞……满脸污秽,双颊凹陷下去,几乎让人看不清楚男子的真实容貌。只是,只消一眼,乐彤彤还是认出他来了。就是因为认出来了,乐彤彤哭的更加伤心,一颗心,仿佛被人用手紧紧掐住似的,几乎喘不过起来了。因为,她根本无法将印象中那一个风华绝代,美丽无比的男子跟眼前这个骨瘦如柴,浑身污秽的男子比较。这些年,夜君翼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心里正悲哀难过着,只见地上的男子,在抬起脸庞后,望向乐彤彤的目光,却是完全陌生。“姐姐,你不要哭了……”男子开口,目光懵懂,仿佛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似的。听到男子这话,再见男子望向自己的目光,乐彤彤瞳眸一瞠,随即,再抬头朝着身旁的夜君冥望去。“冥,他……”“恩,他傻了。”而且,不仅傻了,也成了一个废人了……只是,从那么高的断崖掉下去,能够捡回一条小命,也算是他命大了……就在夜君冥心里想着之际,乐彤彤闻言,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心里还是难过不已。虽然,她不爱夜君翼。只是,夜君翼对她的爱意她却深知不已。特别,在那天断崖之上,若不是夜君翼奋不顾身的救了她,恐怕现在的她,早就死了。所以,这辈子,她欠夜君翼的太多了……自从以为夜君翼死了之后,乐彤彤心里仿佛压着一块石头似的,心里总是舒坦不了。如今,再见到夜君翼,看着他如今摸样,乐彤彤心里更是难受不已。虽然知道不应该,乐彤彤还是忍不住抬头,对着夜君冥蹙眉说道。“冥,我知道我不应该,可是,你能够答应我一件事情吗!?”听到乐彤彤这话,夜君冥心知她想要说什么,所以,不待乐彤彤开口说出,立刻点头说道。“我答应你!会让人好好照顾他!”夜君冥开口承诺。虽然,夜君翼跟他自小便势不两立,两人斗了那么多年,也结下不少恩怨。只是,当初在他舍身跳崖,再将彤彤抛上来那一刻,他们之间的恩怨,已经两清了。 萌后妖娆,冷皇折腰:www.mi ao bi ge.com再说,如今这个男人,已经是一个废人了,难道,他堂堂一国之君,还没有这点容人之量吗!?就在夜君冥心里计较之际,乐彤彤闻言,只觉得一直压在心头的大石,终于卸下来了。“冥,谢谢你……你对我实在太好了……”听到乐彤彤这话,夜君冥不由伸手轻轻为乐彤彤擦拭脸上的眼泪,随即,再在女子饱满的额头,轻轻印下一吻。“傻瓜,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彤彤,我爱你……”“冥,我也爱你……”……

淮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沈阳专治癫痫
驻马店医院治牛皮癣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