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信息港 > 教育

BAT入局电影业一周年生态已重塑电影产业

发布时间:2019-03-19 11:28:44

6月14日,上海电影节的场论坛,曾在去年喊出“整个电影业都要给BAT打工”的于冬,又说了一句发人深省的话——BAT进入电影业1周年,建立了新的生态系统,产业未来格局已定。

“从众筹融资、粉丝流量导入,再到电影营销,乃至售票,互联公司已经搭建了一个完整的闭环,这当中只有内容创作是互联做不了的。”于冬说:“这是留给电影产业的生存空间。”

看起来悲观,而内容正在成为这个“互联+电影”时代越来越核心的部分。电影互联版权的价格半年涨了三倍,真正的优质内容,更是让所有的渠道疯狂追捧。

阿里数字娱乐事业群总裁刘春宁表示,互联会给电影业带来的创新可以用“4+1”来总结:“4”是指投资融资的创新,互联营销和传统发行的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用户体验的创新,但前面这四个创新都是围绕在“1”的周围,这个“1”就是好的内容。

1、300亿与3000亿

今天论坛上,光线影业董事长王长田说了一个段子——

马云说,他不看30亿以下的投资项目,投资决策委员会就可以定,阿里投我们是24亿,但我跟马云见了两次。马云说之所以想见我,就是因为对一个事感兴趣——中国电影怎样才能做到3000亿?

小娱曾跟阿里影业内部人士有过多次交流,这家互联公司为在意的,真不是电影票房这一块300亿的市场,而是如何通过电影聚集更多的用户,再通过衍生品销售和点播,将整个电影市场快速做大。当我们回首过去的一年,互联公司这种“搭平台”的倾向表现得尤为明显。

就还拿阿里举例子:这家公司在投资端有娱乐宝,在制片和发行端有阿里影业,线上发行还有淘宝电影,还收购了售票系统公司——粤科控股,阿里甚至希望通过阿里云,为整个行业的电影后期制作提供平台。这样的思路,与电影公司截然不同,也难怪于冬发出这样的感慨:

“BAT当中的任何一家,市值都远远超过电影公司,他们搭建生态的能力比我们强太多。我们不要去建生态系统,而是要把内容做到。”

王长田也有类似的心态:

“跟马云交流之后,我更加坚定,我们核心的是内容产品,是电影本身,而互联公司的定位,是怎么让这些内容形成更好的传播,让产业拥有更大的规模。”

2、BAT和电影公司,谁给谁打工?

去年,于冬曾抛出令整个行业大为恐慌“打工论”——“未来整个电影行业都要给BAT打工”。但一年后的今天,于老板似乎非常“享受”跟各个互联巨头周旋的过程:

“今后谁给出的版权价格高,我的电影就卖给谁。越到快要上映,大家谈价钱越容易。”

“博纳现在还没站队,但我们在电影行业内从拍摄,到发行,再到放映,这个小循环做好了,加到任何一个生态系统都是加分的。”

他这样总结自己的心情:

“面对互联公司,一开始我很恐惧,后来我发现互联公司没有那么可怕,内容创作这一环互联做不了,IP不是剧本,IP是创意的原始材料,要转化成剧本,需要创意人才。”

内容端的强势,从版权价格就可以看出来,就在过去的半年内,电影版权价格上涨了3倍,大佬们预计,很快电影制片方通过版权回收的成本,将与票房回收的成本(分账后)持平。

快速发展的互联,也让电影公司看到了新的机会——络剧。让小娱吃惊的是,如今无论是光线,还是博纳,甚至是刚刚进入电影行业不久的游族,这些电影公司,都哭着喊着要做络剧,并且都盯着“付费观看”这一目标。

常规电视剧单集成本两三百万,而且“一剧两星”之后电视剧成本在不断下降,相反,络剧的成本却在不断上升。王长田预测,国内很快就会有单集投资1000万的络剧诞生,

BAT入局电影业一周年生态已重塑电影产业

并且通过付费点播实现商业回报。

3、“生代”电影公司快速崛起

另一方面,一批新兴的电影公司正在快速崛起。与老牌的华谊、光线、博纳相比,他们是“生代”的电影公司,诞生于互联时代的他们,一出生就开始用互联的思维方式,用户至上的态度,勇于试错的思维进军大银幕。游族影业就是这样的典型,从游族络衍生而来的这家电影公司资金极其充裕,并且大胆决策拿下《三体》。

在林奇面前,甚至王长田也有点后悔:

“一开始《三体》这个项目也放在我们面前,但终林奇拿去之后,我们又掉过头去找他希望参与。现在我们也是投资方之一。”

王长田说,他现在也在反思,自己当时的心态是不是太过谨慎。

在大批新兴电影公司崛起的背后,是大量跨界人才的出现。他们或许并非来自中戏、北影、中国传媒大学,而是来自清华、北大,甚至哈佛、斯坦福,可能是金融背景、技术背景。

跨界,正在成为这个行业的主流,这也成为互联进军电影行业一周年的又一个鲜明注解。

娱乐资本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