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信息港 > 游戏

采个娘子来养家 045 种瓜又种豆

发布时间:2019-09-26 03:32:50

采个娘子来养家 045 种瓜又种豆

清明前后,种瓜种豆,大姨妈过去之后,百合连忙带着腊梅种瓜菜。

这几天里,河泥已经在菜地里经过了充分晾晒,既能够保墒注1,又不会像刚捞出来时那样水分太大,让种子腐烂在地里。

百合自觉力气比腊梅大一些,她在前面用镢头挖出来一条一条长长的浅沟,腊梅跟在后面,每隔一定距离就捏几粒种子放在沟里,覆盖一层土,稍稍压实。

没过多久百合就满头大汗,拄着镢头气喘吁吁,腊梅和她换过来,自己开沟,让她播种。

姊妹两个轮换着来,一天下来才种好一半。汪小福带来的种子还多出一样玉米种子,这份惊喜超出百合的预计,原来的两分地便不够用,要种玉米

采个娘子来养家  045 种瓜又种豆

,还得再开一分地出来才行。

腊梅不知道玉米占地方,问百合“就不能挤一小块地出来?”她还当玉米和稻子、韭菜之类差不多。

百合不肯轻易浪费这些难得的种子,一定要把它们好好种下去才行,尽管身体疲惫,还是强撑着又开了一分荒地,几天下来,饭量都增大不少。

胡瓜和南瓜种在一起,扁豆和豇豆做了邻居,白菜萝卜各自占一片地盘,旁边玉米独占一大片土地。几样农作物种好之后,一眼望去,地上还是光秃秃的,只有镢头开出来的浅浅痕迹纵横交错。

百合想象着过些日子就会有绿油油的小苗从地里探头,在春风中摇曳舒展,就十分开心。

腊梅也累得浑身酸痛,好在她在家日常劳作量也很大,如今虽然辛苦些,却不用挨娘的骂,她心里是高兴的。更何况大姐还每常劝她多睡会儿觉,不用一大早爬起来干活。

身体疲累到极限之后,百合决定给自己和腊梅放一天假,她让腊梅趴在床上,自己给她捏肩膀、松骨头。

腊梅自打生下来就没被人这么摸过,一边喊疼一边想躲,百合在她背上轻轻一拍:“别乱动,捏完就舒服了!”

又捏又捶的一通下来,百合自己先累出一身汗,腊梅爬起来伸伸腰,“真的舒服了!”

百合往床上一趴,“照样给我捏捏骨头。”

腊梅是干过农活的人,手劲在女孩子里头算大的,捏得百合十分舒服,她这些日子又累得有些厉害,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腊梅给大姐捏完骨头,本想叫她起来,忽然发现她睡着,只好轻手轻脚地退出去,从厨房取谷壳喂鸡。光靠河泥的养分没法让这些种子长得好,百合换上破旧的衣裳,带上腊梅到大路上拾粪。牛马粪便其实气味不太大,百合还需要克服一下心理上的,腊梅在家早就习惯拾粪捡柴的生活,不敢抬头看

人,拾得飞快。

把两筐粪肥均匀地撒在菜地里,随着种子出芽、慢慢长大,肥力会一点一点渗进土地里,被作物吸收掉。要是直接把粪肥倒在种子上,反而会“烧死”它们。

白天慢慢变长,吃晚饭的时间也相应延后。姊妹两个人白天劳作出一身汗,身上又沾上粪肥味道,便先洗衣裳,洗头洗澡,然后才做了一顿香喷喷的饭。

吃过饭就关上鸡笼,坐在院子里晾头发,先用木梳子梳通,再用篦子篦,以免头发里生虱子。

李彩凤带着杏儿走到篱门外,见百合正给腊梅篦头发,笑着说:“吃饭了吗?”

百合也忙问好,把两个人让进来坐下,问她们吃过饭了没。

杏儿手里抱着一个篮子,兴奋得两眼直放光,“百合婶婶!”她的大眼睛咕噜噜直转,仿佛在说“猜我给你带了啥!”

百合没让杏儿失望,蹲下问她:“杏儿给婶婶带了啥好东西?”

杏儿一边说“你猜”,一边已经忍不住把篮子送到百合眼皮子底下:“你看!”

篮子里是一只小黑狗,才两个巴掌大肉呼呼的,乌黑水润的眼睛望着百合,小声发出呜咽。

李彩凤说:“早就跟舅舅说了狗的事情,这两天才寻摸到一只好的,和黑子原还是一家子,认真算起来,它要叫黑子一声舅舅。”

说起狗的辈分,两个大人不禁莞尔。

从杏儿进院子之前,黑子就不住冲她摇尾巴,摇了半天,见小主人都不大理它,一心一意地盯着篮子,便也走过去往篮子里看。

一看之下,黑子发出威胁的叫声,李彩凤连忙何止:“黑子,不许你欺负它!”百合伸手把小狗抱出来,让它嗅自己的手心,又让腊梅从屋里拿剩余的米汤给它喝。黑子看这小东西的饭碗和自己用的不是同一个,有点放心,又似乎从小东西身上闻到了熟悉的气味,犹豫一下,舔

舔小狗的背,算是接纳了新的家庭成员。

“小狗要教,让黑子先带着它,等再过几个月你种的瓜菜都长成,它也就长大了。”李彩凤说。

杏儿在地上跳,想引起大人们的注意:“婶婶,给它起个名字吧!”

百合观察着新来的小狗,现在它还圆嘟嘟的,却已经看得出和黑子相似,拥有修长灵活的四肢。因为年纪太还有点虎头虎脑的。

“就叫黑虎吧!”

“黑虎好!”杏儿觉得这个名字不错,一听就知道和黑子是一家的。从此以后,这只小狗就要叫做黑虎。

李彩凤在小狗头上摸两把:“黑虎,你可要长成一只好狗,像老虎一样威风才好。”

威风了,才能镇住有些坏心的贼人,让百合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有个依靠。

交割完小狗,趁着天还没全黑,李彩凤又去百合的菜地里转了一圈,回来同她说:“我看你这地粪肥还是不够,这些日子倒罢了,菜苗长大些,肥料跟不上就不长了。”

蔬菜瓜果在长成前一定要上肥,不然到时候长出来的菜又黄又细瘦,不会好吃。

百合说:“嫂子说的是,我正发愁这事儿哩。我原想着这些日子每天去大路上拾粪,可你也知道,大路上拾粪的娃娃多,我抢不到多少。我还要卖山莓果,不好同时做这两样事情。”

她卖山莓果是给有余钱的人吃的,这些人多半讲究,见她干干净净的才肯买果子。要是她一身粪肥气味,自己都不愿意去沾食物,更何况是买果子的人?

“这不妨事,”李彩凤想了想道,“我家里养着猪,回头需要肥料的时候,你去我那里要就是。”

肥料这东西是脏了些,乡下人却都看得很重,有了它,田里庄家才能长得好,收成才能上去。

有个笑话,说一个人走在路上尿急,旁人跟他说,随便找个地方解决就行,这人非要憋半个时辰,走到自家田里去尿尿。

肥水不流外人田,在乡下可不是一句空话,是真正存在的情况。大路上干干净净,都是因为各家各户把十来岁的小孩儿打发出去边玩边拾粪,百合反而抢不过那些做熟练的孩子。

李彩凤愿意把自家肥料分给她,是一份很大的人情,百合十分感动,半晌才说:“彩凤姐,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你了。”

李彩凤笑道:“你说的是啥话!咱们两家啥关系,我还图你报答?不说我家那口子和大年,就说这些日子这小魔星得了你多少好处,我岂有不看在眼里的?”

杏儿抱着小黑虎和黑子玩,絮絮叨叨地跟黑子说:“不许欺负黑虎。”又对黑虎说要好好长,口吻、神态都像极了李彩凤。

腊梅抿着嘴笑,百合看出杏儿完全是在学李彩凤,不由莞尔:“咱们杏儿可人疼。”

李彩凤见腊梅总不说话,知道她胆遂有意跟她说话。腊梅从前见人就躲,恨不得把自己缩进地缝里头去,现在能好点,百合与李彩凤说话的时候,她在一旁听着笑。

可李彩凤一问话,腊梅又露了原型,眼神躲闪,面红耳赤地说不出话来。她感觉自己十分丢人,泪水涌进眼眶,急忙躲进厨房。

李彩凤有些尴尬地看百合,百合忙笑道:“你知道她胆我正慢慢教哩。”说着自己也叹口气,“也不知道啥时候能教出来。”

李彩凤跟着笑:“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突然就伶俐起来了?”

百合的变化她看在眼里,十分欣慰。腊梅活脱脱又是一个当日的百合,偏偏又没有她大姐的机缘,都来镇上这些日子了,见着她只是脸红微笑,从不知道张嘴叫姐。

她知道的呢,道是腊梅胆就放过了。不知道的人怕是要说腊梅不懂事,眼里没人似的。

看样子百合是要把腊梅出嫁前的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腊梅不开窍,她可有得受。偏偏李彩凤又不能叫百合不管腊梅,那是百合的亲妹子,要是不管才叫人心凉。

李彩凤感叹着,下次见着小凤,就叮嘱她寻百合玩的时候多同腊梅说话,不要总冷落她。都是小姑娘,只怕更能说到一起去。

小凤不大高兴搭理腊梅,“她无趣得很,我不愿意跟她玩。”

李彩凤气得拿手指头戳小凤的额头:“那是你百合姐的亲妹子,她不好了,百合能好?叫你带着她玩,又不是叫你养活她,你还不乐意了!”小凤被大姐一通教训,就把这事记到心里,日后再去找百合耍子,总要和腊梅攀谈几句,千方百计引她说话。

吉首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吉首牛皮癣医院哪家
吉首牛皮癣治疗方法
吉首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吉首治疗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