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信息港 > 游戏

仙玉尘缘 第九十九章 秘辛

发布时间:2020-02-15 19:03:07

仙玉尘缘 第九十九章 秘辛

半晌之后,林暮回过神来。【.netbsp;“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林暮望向老者。

老者面带笑意,轻声道:“不为什么,只因不想看到门中再有人走上我的老路,成为时未寒强大自己,强大门派的垫脚石。説是强大门派,都有些抬举他,他努力强大门派,也不过是为了强大自己。”

林暮行礼道:“不知前辈高姓大名,还请前辈指diǎn迷津。”

老者面上带着和煦笑容:“我早已忘记自己的姓名,你就叫我隐心吧。”

“隐心。”林暮小声念叨,回味着这个名字的含意。

林暮看着老者面上的笑容,瞬间明白老者的意思,喜怒不形于色,也不过是流于表面,只有将心思也隐藏住,才能成事。

“还请隐心前辈救我。”林暮道。

“我不能救你,也救不了你,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隐心徐徐道。

林暮忙问道:“那晚辈该如何自救?”

隐心望着林暮,笑道:“实力,强大的实力。我这里有一部心法,可能适合于你。”

説罢,递给过来一枚玉简,林暮接过,忙向里输入灵力,心法名为五行心法,高达五品,甚至要胜过任虹的幻灵心法。

林暮大惊:“前辈如此厚待,晚辈实在受宠若惊,不知前辈为何如此?”

隐心轻笑道:“我对时未寒的位子倒是非常感兴趣,也不知坐在上面的滋味如何,你能帮我么?”

对付时未寒?以炼气期的修为?

这未免太过好笑了些。

林暮忙道:“晚辈修为浅薄,难当如此重任。”

隐心道:“现在是不行,但以后呢,谁也説不准,我观察你许久

,见你潜力惊人,将来成就必不下于时未寒,若是夭折在时未寒手中,未免太过可惜。这五行心法是我师尊天铸真人珍藏,我一共抄录三份,你是五行灵根,修炼这五行心法倒是合适。”

林暮立即想起,骆言长老的师傅也是天铸真人,这隐心前辈和骆言长老竟然是同一位师傅交出的弟子。

自己还真是和这位天铸真人有缘,不仅他的炼器总纲被自己得到,就连五行环和五行心法,如今也落在自己手中。

林暮拿着玉简,问道:“这五行心法与其他心法相比,有何不同。”

隐心道:“这説来话长。我长话短説,给你稍稍介绍一番,让你不至于如坠云雾,不明所以。”

“这五行心法和一般心法相比,胜在全面。”隐心道:“修者最重要的就是灵力,炼气期修者吸纳田地五行灵力于自身,却不能完全运用,灵力也并不精纯。筑基之后,修者的灵力雾化成液态,灵力倒是精纯不少,但修者灵根有别,体内五行灵力并不能完全运用,一些三品以上心法,就开始有意识让修者只修某一系灵力,其余的几系灵力全都被摒弃在外,等到体内所有灵力都转化成某系精纯灵力时,筑基方算完成。灵寂期则是注重灵力的积累,经年苦修,直到体内灵力浓郁到由液转固,这时就可以冲击金丹期。”

林暮静静听着隐心所述,眼中光芒闪烁。

一直以来,林暮都是刻苦修炼,努力吸纳天地灵力,他只知道只要灵力充足,修为高深,就能冲击筑基。却没想到在修炼方面,还有这样的秘辛。

林暮稍稍回想一番,便若有所悟。

以修者施展术法为例,只有火系灵根修者才能施展出火系术法,但是对于火系灵根修者来説,体内的其余四系灵力完全运用不到,如此一来,辛辛苦苦修炼得来的灵力却并无用处,不如专修一系灵力。

林暮是五行灵根,筑基之后,若是修炼别的心法,只怕是只能修炼某一系灵力,其余四系全都要舍弃,这对五行平衡的林暮来説,有些难以接受。

这枚五行心法倒是大和林暮心意,五行兼顾,不必去做一些决断了。

隐心见林暮面带喜意,道:“这五行心法和一把你心法差异甚大,筑基之后,不必炼化体内灵力,仍需和以往一样,静修即可,灵寂期也便不复存在,只要灵力充足,直接可从筑基期冲击金丹。”

林暮喜道:“这五行心法如此喜人,难道就没有弊端么?”

林暮説罢望着隐心,他不相信凡事都是美好,没有坏处。现在若是不问清楚,贸然照此修炼,万一出现问题,后悔都来不及。

隐心道:“自然是有的,五行心法是五行齐修,和其他心法相比,修为进展缓慢,不可同日而语。可能和你同时筑基的人,修为已经步入灵寂后期,你还在筑基中期徘徊。但也不是绝对,我説的只是通常情况,若你的丹药充足,或者修炼之地处在灵脉之中,修为同样能突飞猛进,不逊于一般修者。”

林暮恍然明白,将玉简收入储物袋中拜谢道:“多谢前辈提diǎn,晚辈没齿难忘。”

説罢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千六百块下品灵石,将包裹递给隐心,道:“这些灵石,是晚辈的一diǎn心意,还望前辈笑纳。”

隐心摇摇头,道:“我助你同时也是在助自己,你我是同一路人,终有一天会和时未寒决裂,动手之日,就是我们联手之时。至于这些灵石,我并不放在眼里,下品灵石中灵气稀薄不説,还很驳杂,不利于我的修炼。你修炼五行心法之后,这下品灵石倒是可以供你修炼,只是你如今修为刚刚在炼气期,经脉还很脆弱,灵石中的灵气又太过刚猛霸道,容易损伤经脉,你要慎重,最好是服用丹药用来修炼,筑基之后再用灵石不迟。”

这些都是隐心平日修炼心得,可以让人少走许多弯路,林暮牢牢记在心中。

林暮对隐心深施一礼:“今日蒙前辈提diǎn,使我避过一难,他日若有吩咐,定当肝脑涂地。”

隐心道:“我此生并无太大心愿,唯有两人让我放心不下,一人是时未寒,他破坏了我的所有美好,我誓要杀之。”

“至于另一位……”隐心似乎陷入回忆之中,良久之后,叹息一声:“不説也罢,你且去吧,今日之事不可对外人説起,不然你我都性命堪忧。这次离开门派,就不要回来了。这个是非之地,你还是少沾染,时未寒的伎俩不是你所能够应付。出去之后,御灵宗就会派弟子前来杀你,但御灵宗几位金丹和时未寒有过约定,都不会出手。你只要能够躲过那些的弟子的追杀,就能捡回一条性命。出去之后,凡事小心,保命要紧,其他一切皆不重要。”

林暮郑重diǎn头道:“晚辈定当铭记于心,不敢忘却。”

隐心面上带着淡淡笑意,轻声道:“你且去吧,后会有期。”

説罢,隐心手轻轻一挥,藏经阁大门应声而开。

藏经阁中顿时有变得一片明亮,仿佛刚刚在昏暗中的谈话,如同梦幻一般。

林暮镇定一下心神,向隐心深施一礼,转身向藏经阁外走去。

每向外走出一步,林暮的心便坚硬一分,待走到藏经阁门口,迎着阳光,林暮脸上的阴沉反而敛去,面上挂着淡淡笑意,和刚进去藏经阁时,没有什么两样。

这一次藏经阁之行,是冰火两重天,其中内心所受的震动,只有林暮自己体会最深。

或许隐心曾经有过这样的体会,如今林暮也走上和他一样的道路。

只是林暮也无法确定,自己会不会将时未寒当做仇恨对手。

至少在成为金丹之前,林暮不会这么做,那是自寻死路。

迎着阳光,林暮面上挂着淡淡笑意,向西峰飞去。

回到小院,林暮直奔静室。

这次离开门派太过匆忙,若非隐心提醒,林暮至今被蒙在鼓里,若是贸然出去,只怕会被人用乱剑砍死。

林暮想在回想一遍时未寒的言行,果然现许多疑diǎn。

比如,时未寒为何突然要让自己出去历练,何时去不行,一定要在筑基之前就去?还有同去的人为何没有罗云与卫盛?最令林暮觉得蹊跷的是,林暮説回家探望,他也同意。

可见,时未寒的目的并不是让林暮前去历练,而是将他赶出门派,供御灵宗弟子追杀。

如果这也叫历练,那这种历练的方式,实在令人愤恨。

林暮在痛恨时未寒的同时,也在反思自己,为何没有提前觉察出时未寒的目的,反而一头扎入陷阱中。

片刻后,林暮就想明白。

自己最近一直顺风顺水,以前小心翼翼地警惕,稍稍有些放松,思虑也便不如从前周全,才引来杀身大祸。

明日就要出,离开门派之后,就是无止境地追杀,好在林暮已经得知,有了准备,情况要好上不少。

林暮身影一闪,直接进入旋月空间。

来到小屋里面,林暮盘膝坐在蒲团之上,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玉简,朝里输入灵力,开始细细研读。

这枚玉简记载的正是缩骨术。

缩骨术在易容方面,有奇效。

林暮相信,出去之后,若是以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定会被人立即盯上,但若是换成另外一人的容貌,想必御灵宗之人也不好下手。

到时离开门派,天霄界如此大,人烟浩渺,想要找出一人,实在难比登天。

在旋月空间中修炼一夜之后,林暮从旋月空间退出。

这一夜苦修,林暮的缩骨术进展甚微。

由于学习时间太短,林暮的缩骨术还不能改变什么,身高胖瘦全都无法改变,林暮现在全力也只能做到让颧骨稍稍高耸一些。

但是令林暮惊奇地是,这个细微的变化,竟然让林暮的样貌大变,和之前完全不似一人。

只是熟悉之人,还是能从身形眉目间,一眼认出林暮。

林暮并不苛求太多,这缩骨术还可以慢慢修炼,只要躲过前几天就好。

天色微亮,距离离开门派尚有一段时间。

林暮沉吟一番,施展御风术,向东峰飞去。

来到云梦院前,林暮落下身形,轻轻叩门三声后,云梦推开院门走出。

慵懒的神情分外美丽,见到林暮她面上顿时一喜,刚要惊呼出声,就被林暮用手势阻住。

林暮闪身进入院中,关上院门,来到静室中。

“我有几句话对你説。”林暮急道:“再过一两个时辰,我就要离开门派,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回来。”

云梦忙道:“你要去哪里,我和你一起去。”

林暮苦笑道:“你就别添乱了,我这次本是回家探望父母,但路途上会有些不顺,在火龙谷中得罪了其他门派的弟子,可能会遇到一些麻烦。”

犹豫再三,林暮终究还是没能对云梦説出实情,人心险恶,他实在不愿云梦沾染这样的事情。

云梦正要説话,林暮打断她:“我只是来和你告别,我在门中朋友不多,当日身受重伤,承蒙你的照顾,我感激五内。这一去,不知何时能够回来,我这里有不少灵石,我也用不了那么多,这一千块下品灵石,全都送与你吧。你在门中要安心修炼就是,少去沾染那些凡俗之事,这些灵石足够你修炼之用。”

云梦眼中雾气升腾:“师兄为何走得这般突然?”

林暮笑道:“莫哭,这是掌门吩咐。走得太过匆匆,我本想不辞而别,但怕对你不住,特来告辞。”

云梦泪水还是没能忍住:“那你非常危险么?”

林暮笑道:“不是非常危险,只是有可能而已,很可能是平安无事,无恙归来。”

云梦破涕为笑:“如此甚好,我也能放心不少。”

“你用露珠泡得香茶,我很喜欢。这次若是能安然回来,我必多饮三杯。”林暮望着云梦,笑道。

云梦擦去眼泪:“我会采集好露水,等你回来。”

林暮对云梦笑笑,将灵石放在桌上,转身离去。

云梦忙追出屋来,林暮直接从院中飞起,向云霞峰飞去。

云梦站在院中,仰头望着林暮远去的身影,泪流满面。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文字,您的最佳选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