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信息港 > 历史

【华文】一世的风(评论)

发布时间:2019-09-14 08:47:05
摘要:在诗歌道路上萍水相逢的人们,愿意的话,我们都可以化身某一阵风,某一枚梧桐,翻山越岭,落在值得驻足的人旁边,可以一时,也可以一世,诗歌赐予我们美好与勇气,直叫我们不舍回头,执意向前。 1、
先别追究作者是谁,我们先来单纯地读一首诗——

记忆如影片闪过
依稀记得你的样子
古老的沱河睁开眼睫
又重新疲倦盖下
一场秋雨已没有新鲜感
记得,当时有一场风
将一枚梧桐打落

它是如何
飘过大江山海
没有落脚点
那一世,我知道这风
翻山越岭
带着它
直抵有你的地方

——《那一世的风》

这是一首赠诗,而我是一个旁观者。它至今应该尚未发表,或许作者本就不打算发表。我只是有缘,偶然就看到了,然后又反复咀嚼起来。或者,我不仅仅是一个旁观者,因为我与作者,与接收赠诗的人,都是有缘的。否则,短短的诗行为何甘愿将珍贵而有限的枝条,伸向我幽静已久的心田?
诗歌上,我还是喜欢长话短说,虽然话语有限,然而情愫悠长。适时可以欲说还休,巧妙留白。这也是诗歌的魅力之一。句子的 与容量,越短小越见功力,没有繁复的枝节掩护之后,作品是 的。而所谓的技巧,到了是无形的。
《那一世的风》是安静的,像一封短小的信。它适合写在一张复古的明信片上,可以有沱河的图案,也可以只有蓝天白云,当然,有梧桐更好。而拆信的人,定然有扑面而来的风,带着亲切的气息。
首次浏览到作品,秋雨、梧桐、江海、山岭等等意象带着奇特的苍茫感,没有矫揉造作的无端煽情,也没有自作主张的主观介入,它是自然的,像说出了一些必要的话。
小节,值得琢磨的是“我记得”。诗歌中人,情谊深浅从来不是由谋面多少来决定的。记得就是缘分,哪怕时光飞度,四季轮转,哪怕山高路远,天涯海角,在诗歌面前,都是小数点后的数字,只要你够洒脱,那就无视,那就舍去。而“我”记得的事,诗歌不会道破。沱河之眼慵懒的一睁一闭之间,与之重叠的是另一张脸,以及另一双无争的眼睛。
当然,这双深邃的双眼前面,也许还有一副许久未擦的眼镜。这个人或许像曾经的沱河一样翻滚过,湍急过,也追逐过艳阳,寻找过落霞,然而,秋雨渐渐失去新鲜感之后,一切又平息了下来。此处所谓的新鲜感,我猜想成追寻路上的不如意,或者某一方面的暂时性迷茫。
我也时常有隐逸之心,但那只是偶然性消极而已。
真正热爱诗歌的人,从来都不会允许自己拘囿,也不会原谅自己的停滞或重复。看到一些人夜夜老调重弹,翻来覆去只将一个拼图把玩,自欺欺人,不禁喟叹。
让一场秋雨落出新鲜感,这不该让人为难,而是应该让我们都勇敢起来。
节末尾,打落梧桐的那阵风,多么善意!它是关怀的,却又托付梧桐,哪怕追上了,多数也是无言,却又至始至终默默寻觅,紧紧跟随。
第二小节,值得琢磨的是“我知道”。这是充满肯定的句子。翻山越岭的不仅仅是坚定的风,不仅仅是不懈的梧桐,更是“我”持久不变的关注与祝福。“有你的地方”都因为“你”而染上了微光,从此值得张望,值得远眺。
我感受到的是一种召唤,虽然并不强求。风是一世的,因此,关心也是一世的,情谊也是一世的。
不得不说,简单而悠长是这首作品的魅力所在。

2、
好了,诗歌说完,简单说说与之相关的两个人:围墙与石桥。
初认识这两个名字,是在“华文部落”的编辑栏,以及他们在我文章后的跟评中。墙与桥,在我的想象中是一处风景的两个建筑,石墙绵长而蜿蜒,小心翼翼地围着流水,而流水上有恰到好处的一座桥,如虹,如弓。
谁知我一开始便误会了,因为总觉得围墙是男士,而石桥是女士,即便读了他们的作品之后,依然这么认为。后来才知道,我完全弄反了。因为围墙才是女士,而石桥是一位戴眼镜,文质彬彬的男子。
相同的是,他们都写诗,而且执着,且写得不错。
围墙的诗歌大多饱含柔情,词句温婉,有时也不乏洒脱,意象鲜明而意境清澈。我翻阅其大部分作品,从初的“这个夏天,所有的一切充满了遐想”到“我是伸手可摘的月亮,嘘,别把它别在发梢”,我感觉到的是一种“质”的成长。她热爱游走,行走四方,会见了不少网络中的知己好友,同道中人,这也是我内心十分钦羡的地方。因为我一直觉得,行走之后,视野随之开阔,胸怀也随之豁然,心中许多种子也随之苏醒了,随后可以沉淀出很多纯粹的感想,那也是诗歌不竭的源泉,毕竟,诗歌绝不是坐在方寸之屋,掏尽心思去凭空臆想。
不久之前,她抵达河南西平,与小人鱼会面之后,畅谈欢饮,然后同床而眠。那时我刚好知晓,因为鱼在QQ上欣喜地告知了我,远隔千山万水,我只有托鱼捎去诚挚的问候。但即使远隔千山万水,感觉上我与鱼也不过一个屏幕的距离,所以,我感觉围墙离我似乎也很近。众所周知,小人鱼的作品虽触及多种体裁,仍以诗歌较为闪光,能与其面对面谈诗论道,定是获益良多。
时光如箭,文友间的匆匆一面,总是不可多得,所以值得惦念一世,美妙不可言。之后,在网站我果然读到了围墙写给鱼的诗文,唯美而真切,感人肺腑。
石桥呢,一直觉得他有诗人的气质。他的诗歌是细腻的,也是有灵性的。偶尔他在QQ上的签名,让我停留。近的一句是“岁月啊,岁月!他只是穿着白色裤子的人,被安置在了白墙上”,奇妙而自然。而曾经那句“蓝色发卡”更让我喜欢,灵动且值得玩味。
我相信他目前依然有写诗,只是不再轻易供于人前。诗歌上,他是有主张的人,他会有自己的色彩。
《那一世的风》是围墙写给石桥的,我感受到的情怀是深厚的。它不是一首敷衍式的赠诗,毋庸置疑,篇幅长短从来都不是标准,拖沓的废话再绵长,也是无用的。
我也是拒绝敷衍的人,正因为这样,四个月过去了,我依然没有完成自己的承诺。而且,我如今为之感慨的《那一世的风》,也并非围墙当时指定或推荐的作品。在此深表歉意,我总是过于在乎自己的感觉,总觉得肯定有一首会主动来打动我,而不是我去刻意寻找。所以,当我在读完《到南方来》、《流浪的烟火》等作品后,即使感觉不错,也没有真正去动笔。好在现在,终于遂愿。


诗歌是一条大路,同行者众多,然而,相互倾心者则少之又少。
都说文人相轻,毋庸置疑,矛盾疏远排斥的情况俯拾皆是。当下的诗歌百花齐放,流派众多,风格迥异,真正可以认识到彼此利弊长短,相互汲取,彼此共同成长,客观看待作品的几乎没有,相反,互相嘲讽打压,批判中伤倒是不在少数。
因此,我非常珍惜相互搀扶前行,默契而亲切的朋友。哪怕他写的诗,我并不认为是的,而我的诗歌在他眼里,同样存在不少瑕疵。
但诗心是没有差异的。一颗诗心就是一枚太阳,它的光芒和温度都是值得尊重的,也是真实的。真实啊,虚情假意涂画出来的太阳,色彩再艳丽,也是冰冷的。
近我看“华文部落”论坛的同题小赛,题目是《梧桐花开》,至今参与其中的不过六七人而已,呈现的作品小巧轻盈,不沾尘埃。即便它在偌大的江山,犹如一场无声的细雨,但我却一直关注着。我喜欢关注这样的淡然。
这多像几位纯朴而富有才情的知心好友,在自家的庭院中突来趣味,然后吟诗作对,交换胸怀,与名利无关,与虚荣无关,不亦乐乎!
我欣赏这些安然陪伴,彼此捧出诗心,画明月歌青山的人,他们都是彼此一世的风。
诗歌只会靠近纯净的人,只会靠近坚强而有耐心的人。因此,我相信石桥只是在寻觅沉淀的方向,而围墙的心怀则是一种同行者赋予的力量与热度,江海山岭从来都不是阻碍。因此,我对二位也充满祝福。
再次回到《那一世的风》。犹记得四五年前,在一个论坛读到一首《剪秋萝》,同样简短,然而气韵丰满,其中有两句让人难忘,“平静是多么不易!而怜悯来之何速!”
当时我甚至觉得,这两句已经是整首作品的全部,其它句子都可算是枝节了。所以,诗歌的简约是个人比较推崇的,每个作者心中都该有一支狠心的剪刀,记住,你是善意的花农,上帝会原谅你对美的选择。
围墙的《那一世的风》在凝练上已经做得不错,为可贵的是也没有显眼的庸俗的词句,它有自己的闪光点,触碰你的心弦。这正是我喜欢的理由所在——倘若一而再再而三总在重复老调,无论作者本身,还是读者,都是可怕的单调。它次出现在我眼前,我觉着它好像是围墙即兴的短诗,她没有刻意雕琢,也没有故意夸大,她只是将真挚的一份感想记录了下来,仅此而已。
在诗歌道路上萍水相逢的人们,愿意的话,我们都可以化身某一阵风,某一枚梧桐,翻山越岭,落在值得驻足的人旁边,可以一时,也可以一世,诗歌赐予我们美好与勇气,直叫我们不舍回头,执意向前。

共 24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说实在的我编辑过许多围墙的诗歌,一直以来觉得自己不是一个诗歌的热爱者,做为编辑我却编辑过许多诗歌。我的编者按很多时候都不会正确的理解诗歌的含义。在我的记忆中似乎编辑了这首《一世的风》“记得那一世风打落了梧桐,翻过大江山海,直抵有你的地方”这是一种情谊,又像是一首浪漫的爱情诗歌。但它却是一种友情的抒发。还有一种离别的感伤和念想的倾诉。借助“一世的风”来表达。作者经过了深思熟虑,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了这首简约而没有造作的从心里流淌出来文字的情谊,真的很难得的一篇评论。即对诗歌的领悟,也让我对诗歌的深意的理解有所借鉴。一首诗歌在不同的读者面前会有不同的理解,想要真正的理解一首诗歌也是很难的。值得庆幸的是很多人怀有对诗歌的热爱,因为热爱我们走进诗歌,围墙,石桥,还有作者,他们都是怀有对诗歌的热爱,志同道合,很:“像几位纯朴而富有才情的知心好友,在自家的庭院中突来趣味,然后吟诗作对,交换胸怀,与名利无关,与虚荣无关,不亦乐乎!”祝你们在诗歌的道路上,共同进步。很不错的诗歌评论,推荐阅读。【编辑墨拓】
1 楼 文友: 2015-10-10 10:47:21 评论的很到位,编辑的过程,也是学习的过程,感谢老师赐稿华文。 用情感书写人生,用文字记录生活。
回复1 楼 文友: 2015-10-11 14:5 :25 多谢墨拓编按,辛苦了。我们相互学习,祝福安好。
2 楼 文友: 2015-10-10 11:07: 7 看到这样文章,被朋友之间的真情友谊感动,送上我在远方对你们的祝福:真情永远!
回复2 楼 文友: 2015-10-11 14:5 :50 同样祝福你,谢谢来评。
 楼 文友: 2015-10-10 17:55:25 谢谢杨兄对部落的关注,缘于诗歌,我们相遇,源于诗歌,我们相聚,与兄谈事论道,是一件美妙的事! 婉若倾城。
回复  楼 文友: 2015-10-11 14:54: 5 老胥客气了,希望这份美妙可以一直延续下去,与华文同在。
4 楼 文友: 2015-10-11 12: 7:47 终于修好电脑了,抱歉哈!杨老师!迟来的谢意! 若你是耀眼的星星,即使在黑夜里,也会照亮方寸。
5 楼 文友: 2015-10-11 12:47:57 非常感谢杨老师的诗评,因为出诗集,所以请老师写了诗评。也因为近比较忙,所以没时间上网,晚上看到婉城社长的留言,才知道老师长长的诗评,当时除了惊喜还有兴奋剩下的是感激了。有幸在江山这样的一个文学交流的大平台,更有幸结识了一群爱文学的兄弟姐妹们,今生幸福的事就是遇到她他们,通过文字认识他她们,正如杨老师说的,诗者都是心灵相通的,纯洁的,杨老师在江山的粉丝很多,我也算其中一个,有时候真的想模仿杨老师的诗歌风格,可是才疏学浅,还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崇拜者中,我知道的杏叶和石桥是崇拜杨老师的铁杆粉丝,他们俩一直仰慕杨老师,因为我和她们走得近,所以我很清楚。特别杏叶儿,她几乎是疯狂地爱上杨老师的诗歌,经常去读,去留言。而我也只是偷偷仰慕杨老师,怎么能写出那么好的诗歌,那么有深度,而又宏大的布局,创新而意境清新悠远。独具一格,让人读了一遍还想再读,有时候还去揣摩他的心境和写诗时的心情。正如杨老师所说,《一世的风》是我在华文诗社群里看到石桥在群里才即兴写的,因为大家工作忙,好久也不见出来聊天了,所以一见到他出现群里,就即兴写出这几许文字相赠,我与石桥素未谋面,却经常在网上谈论诗作方面的话题,互相探讨,互相鼓励。 若你是耀眼的星星,即使在黑夜里,也会照亮方寸。
回复5 楼 文友: 2015-10-11 15:54:50 杏叶儿和石桥都是我诗歌上的朋友,无须谋面便是。感性缘分,也感谢诗歌,让我们相遇。
6 楼 文友: 2015-10-11 12:51:59 我和他们都是很好的朋友。杨老师在诗评说到小人鱼,是的,我也仰慕鱼儿,就跟仰慕杨老师一样,只是男女有别,我可以勇敢一个人去找鱼儿,那是因为她和我一样是女性,我们容易沟通和相处,方便衣食住行,我不是岐视异性,而是不方便也不敢贸然拜访。至于鱼儿,我见到她时,心里感觉很幸福,还有叶儿,她们是我一生的朋友以及挚友。一开始以为杨老师是一个老头,诸不知比我年轻的多的诗人,我当时看他的诗歌太有深度了,所以认为只有老头才写出那么深奥的诗歌,后来在西平,从鱼儿那里得知,原来比我小很多,一直给杨老师的诗歌给蒙骗了,哈哈!说到文字,那是多么神奇!它会让你痴迷,会让你认识很多写诗的朋友。以前都以为网络是虚拟的,其实比生活中的还要真实甚至真诚。就象我们华文部落这个大家庭,老同学、岁月、墨拓、胥婉城还有很多文友,我们一起相守在华文,因为生活奔忙而很少一起在群里唠嗑了,其实大家一直在,只是时间,工作,生活,而沉默。但需要的时候大都出来凑一起,所以,还是很融洽的。华文本来就是一个大家庭,他们累了自然会回来的。杨老师是懂诗歌的人,我依然觉得自己是门外汉,如果有时间允许,要向杨老师和鱼儿讨教,希望你们不吝赐教。说到这里,感觉有些遗憾,如果你是女性,相信我也去你那里走走看看了,然后讨教写诗密笈了,哈哈!再次感谢杨老师! 若你是耀眼的星星,即使在黑夜里,也会照亮方寸。
回复6 楼 文友: 2015-10-1 19:1 :27 鱼很勤奋,也很有天赋,我则慵懒得多。但她一直鼓励着我,怕我掉队,呵呵。
感谢诗歌吧,也感谢缘分,未曾谋面的人们,远隔千里却倾注真情。
7 楼 文友: 2015-10-11 12:54:12 问好墨大哥,我电脑坏了好几天,今天才拿回来,抱歉哈!感谢你一直辛苦地编辑!祝一切安好! 若你是耀眼的星星,即使在黑夜里,也会照亮方寸。
8 楼 文友: 2015-10-11 12:55:12 祝杨老师生活愉快!一切如意! 若你是耀眼的星星,即使在黑夜里,也会照亮方寸。
回复8 楼 文友: 2015-10-11 15:47: 7 围墙这长长的回复,我看了又看。我想围墙也定是感性之人,否则也不会爱上诗歌,爱上同意写诗的人们,更不会将诗歌和评论都写得如此情深意切,源自内心。
9 楼 文友: 2015-10-11 22:16:24 嘿嘿!看了你的诗评,就随手写了这些文字,反正我都没看就直接发上去了,都是随笔的随心的。再次感谢杨老师!祝一切安好! 若你是耀眼的星星,即使在黑夜里,也会照亮方寸。
回复9 楼 文友: 2015-10-1 19:10:47 这随心也是信任,不必小心翼翼,也不必过多掩饰,心之所至,便是忱挚。
10 楼 文友: 2015-10-1 10:42: 9 老师诗歌很美,诗评也如此美妙,一读再读,难喻赞叹,唯有问好,遥望祝安!
回复10 楼 文友: 2015-10-1 19:06:24 问候老同学,提及华文,你也是不可或缺的回忆之一。
谢谢缘分,谢谢它让我们大家相遇。
遥祝安好,康健。孩子小便黄
快速止鼻血的方法小孩
胸肋满闷是什么病
便利妥纸尿裤分为几种型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