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信息港 > 故事

财政支出要效率我国财政预算体系面临结构性

发布时间:2019-03-10 23:58:19

财政存量资金是财政支出形成的结果,我们审计署在2016年集中对地方存量资金作了一次突击审计调查,并将审计结果报告给国务院领导;当年8月,确定了水利建设、基础设施建设等五六个重点,地方盘活资金大概1646亿元。 审计署财政审计司副处长汪蚌午说。

16日上午,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院财政绩效管理研究中心成立,并举行了预算绩效管理专题研讨会,汪蚌午在这个研讨会上透露了以上信息。

财政绩效管理研究中心成立的背景是,十九大报告提出,要 建立全面规范透明、标准科学、约束有力的预算制度,全面实施绩效管理 。今年7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意见》(下称《意见》)。

财政支出要效率我国财政预算体系面临结构性

这份高规格的指导性文件,被业界认为是现阶段推进政府治理现代化的重要抓手。

这个研讨会汇聚了国内很多财政和公共管理方面的专家,还包括很多地方财政部门的负责人,探讨话题涉及我国财政预算绩效管理的若干理论、制度框架、评价体系、结果应用等方面的话题。

目前我国经济新常态明显,经济增长不可能长期维持过去几十年的高速度,财政收入也是如此。当积极的财政政策继续实行的情况下,抓支出便是一个大方向,实际上我们在支出问题上有很多潜力可挖掘。 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小川说。

要将现有的以过程管理的预算制度,转向以目标、结果为导向的绩效管理,便要在明确其理论内核的基础上,建立相关评价体系。

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院教授马国贤建议要先理解绩效管理的定义, 预算绩效管理可以是服务购买及结果的预算。也就是说,不管政府管理的过程如何复杂,花钱能买到多少有效的公共服务,这就是绩效。美国的绩效管理则是花了五年时间建立了政府的公共服务标准化。

关于绩效管理的指标体系,马国贤认为应是四个维度:投入、产出与结果、设备设施的运动效率及项目的利用率。 比如我们考察过的某个学校,几十年了,操场都没有,学生要到街上去上体育课;这种情况都应该适时地根治。

财政预算中的合理资金分配,也是体现效能的重要一环。

财政专项资金从财政部分配给地方,然后在地方使用资金,这正好体现我们预算绩效管理 三全 当中的 全过程 。中央财政将2018年的10万亿中央支出中,3万亿作为部门支出,接近7万亿作为转移支付,这一方面也需要引起大家更多的关注。

各地积极探索

在减税降费政策效应进一步显现的同时,各地在财政预算绩效管理上也进行更加深入的探索。

河南省财政厅副厅长李新建说, 今年我们选定了五个重要的民生项目,也联合了中介机构对这几个项目进行了比较完整的预算绩效的评价工作,可以说从前期的目标的设定,到过程管理、方案制定、数据采集及报告起草等做得非常扎实。

以浙江为例,浙江的财政绩效在2005年成立时是 绩效评价处 ,从2010年开始改为 绩效管理处 ,开始开展绩效目标编制、审核、批复、监督等工作。浙江省财政厅财政监督局局长楼梅芳认为, 就目标来说,能够抓住几个核心的指标,如关键的产出指标和效益指标等,就不需要建立几十个上百个那么庞杂的指标体系,否则单位层面很难操作。一个绩效目标的编制需要有重点、有方向。

党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预算绩效的文件,在党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我们注重预算绩效工作,也要注重绩效。 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院院长,原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卫生部部长、财政部副部长高强说。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