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信息港 > 养生

与z相逢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11:23

算起来我大约有五年没见到过z了……应该也是五年没有听到过有关于他的信息。  突然在郑州的一个背街小巷见到z,这让一向清高自傲的我百感交集。那一刻我真的很难说清自己当时心里是一种什么滋味:羞愧?欣喜?惊慌?……  总之有千种情思、万种感受汇聚心头,又无法言说……  z没有像小说里写的那样亲热的激动万分的紧紧的握住我的手,一叠连声的夸张的说:“久违了!老同学!你好吗?!”没有,什么也没有说。z只是静静的默默的一往情深的望着我,像极了南极企鹅呆立在路边一动也不动,不过那神态、样子和姿势还是蛮绅士的。  我当然也不是激动的泪光盈然,我只是很平静的不惊不喜的看着多年不见的这位老兄,不知该如何开口和怎样面对他?尽管我的内心已是翻天蹈海浊浪滚滚,但我还是装得很洒脱的笑颜如花,将自己认为美的一面呈现给z.,我是希望自己能够永远的活在z的心中,永远是青春不老的清纯的形象……  在“云台”我们相对而坐,z说:“老同学!我们五年没见了呢!这时光过得真够快的,怪不得人们要用白马过隙形容时光的飞逝呢!喝点酒庆祝一下我们的重逢怎么样?”从不沾酒的我突然在听到他的话的那一瞬闻到了浓烈的酒香,我猜想喝酒一定是件很快乐人心的事。于是,在心里对自己说:那就喝点好了。不过,我没有说出口,只是很优雅的默默的点点头,算是默认。  只一会儿功夫,服务生就将一切布置好了。  酒,是茅台;菜,道道都是人间珍品。都是我这社会底层的人难得一见的,更别说品尝了。真可以说是:“此菜只应天上有,民间能得几回闻呀!”  三杯酒下肚。z这才激动万分的说:“s,我不是在做梦吧?你说这世界怎么就这样小呢?我还以为今生是再也见不到了你呢?”我轻柔的笑了,轻轻地摇摇头,戏言说:“z君,并非世界太小,是我们的缘分在继续呢?”“是吗?相逢在异乡有意思、有情调,可否让我再爱你一次呢?”“呵呵!你这大人物和我这小百姓开这样的玩笑是不是有点大呀?!我可是承受不起的呀!”也许是z听出了我的冷嘲热讽,故作真情的哈哈大笑了几声说:“s,你在家乡干得不是很不错吗?怎么也跑出来了呢?不会是耐不住清贫和寂寞吧?你是有骨气、有能力的人,应该是不会的。其实,像你这么的女孩子在家乡也是可以干出一番事业的。不像我靠山山倒,靠水水流、背死了,养鸡,种菇,办厂……搞得倒多,结果呢?一塌糊涂全都失败了。万般无奈之下,这才到郑州谋求生活,求取真经以图未来东山再起……”  望着春风得意的z,我实在难以自制,委屈的泪水在眼眶中飞旋,飞旋……怎么说呢?说什么呢?说了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惹人笑话,让自己难堪吗?其实z也不是什么好鸟的,不然当初自己是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他追求的。  我和z喝了两瓶茅台,这是我想不敢想象的事实,我怎么突然会有这样的“能量”?  z仍在自顾自的说着:“今天我是下去微服私访旗下的公司,不然我们真的不可能再见了。天赐良缘,你知道我至始至终都是深爱你的,可以圆我期盼多年的美梦吗?我可以买一套豪宅和一辆宝马送给你,怎么样?”我唯有凄楚至极的冷笑笑。z试探性的抓起我的手吻了吻,企图将我拉进他的怀抱……我再次冷笑笑说:“就这样爱我吗?你把我当做什么人了呢?请你放尊敬一点……”z的手僵硬了,不再不老实了,神情很是失望和落寞……  z还说了些什么?……已经记不清了。或许当时根本没有兴趣和心思去听了,也就更不想去记忆那些无聊的话语了,只模糊的记得自己是一味的流泪,一味的苦笑和伤心,一味的感叹和追忆年少轻狂的自己……  走出“云台”,z的司机开过来一辆越野路虎。z说:“我送送你好吗?”我再次苦笑笑,回答说:“谢了!z兄,异乡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谢谢兄台还记得我,你使我想到很多很多以前没有想到的东西。希望……有机会……再见你……”  与z的相逢,仿佛使我明白了一些什么,说不清是什么……  我之所以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还不是不肯屈服于权势吗?是自己太固执了吗?还是不识时务呢?做人还是应该变通一点的好呀!那么,过往的一切就让见鬼去好了。变通,不一定要牺牲尊严的,只是改变思维的方式。懂得了变通,凭我的能力要做到z兄这样还是很有把握的……  我的眼前一亮,仿佛又回到了年少轻狂时了…… 共 172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治疗羊角疯病有名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