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信息港 > 养生

最强狩猎系统 第一百九十五章 死

发布时间:2020-01-17 23:55:49

最强狩猎系统 第一百九十五章 死

元帅府的阵法绝不是凡品,陈飞站在院墙上,哪怕他和赤天绝都已经看出这阵法的破绽所在,但是,也仅仅是一个方向,若是想要当真破解了这阵法还是需要耗费一番功夫的。

只是,以现在陈飞的修为,只要这阵法还是用的天地力量,那便绝对难不住他。

冷眼扫视了一圈阵法,陈飞的身影随即跃入了阵法当中。

元帅府的阵法神奇无比,但是,其中流动的天地力量却是给了陈飞极为清晰的标志,这让他能够轻易的找到破解阵法的关键。

院子内,楚霸天隔着大半个元帅府看着陈飞跳了进来,对于自家的阵法楚霸天自然是熟悉无比,所以,陈飞跳进来后楚霸天就看出了陈飞的的确确是找到了阵法的关键所在。

“随我来。”

楚霸天对于陈飞的印象和武神王实际上是一样,依旧停留在不久之前洗髓境的修为,这使得楚霸天压根没拿陈飞当做对手。

而此时,陈飞既然找出了阵法的破绽,楚霸天又需要利用阵法拖住武神王一群人。

那么,自然是不能够让陈飞安然的破掉阵法。

身影一展,楚霸天领着元帅府的护卫已经朝着陈飞落进来的方向飞驰而去。

撞开院子大门,楚霸天就看到陈飞冷然站在院子中间,看样子竟似乎是在等他。

“我本以为你很聪明,没想到也是蠢的和猪一样,本来,你从无回谷逃脱,若是找地方躲起来,我们也奈何不得你,不想你居然自己跑了出来。”

陈飞的眼神显然让楚霸天很是不好受,当下,楚霸天忍不住嘲讽起来。

只是,嘲讽的话语后。陈飞的神色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看向楚霸天的眼神倒好像是在看一个猴子,在耍猴戏的猴子。

“动手。”

楚霸天更加不悦起来,冲着身后的护卫挥挥手。元帅府现在虽然人不多,但是能够被楚霸天留在身边的哪一个又不是高手。

这些元帅府的护卫,没有一个修为在洗髓境之下,其中甚至有些已经无限的接近准换体境。

楚霸天不怀疑自己的护卫对付不了陈飞,实际上。他来这里只是为了确保能够收拾了陈飞,因为,收拾陈飞的事情本是玄天宗交代的。

若是能够干掉陈飞,无疑是卖了一个人情给云翳。

作为人族第二大势力,玄天宗某些方面怕是比神盟还要让人族的势力感觉恐惧。

神盟虽强,却是隐世避居的存在,只要你不想着出卖人族,不想着灭掉神盟,那么,任何势力对于神盟来说都是一视同仁的。哪怕今天你当着神盟的面干掉神州帝国皇帝,然后谋朝篡位,对于神盟来说也没什么。

基本上神盟都不会理会你。

而玄天宗不同,这也是一个宗门,虽然超然物外,但是,却实实在在是和现实勾连的。

而云翳却是玄天宗下一任宗主最有力的争夺者。

幻想着干掉了陈飞,能够让云翳怎样的对自己另眼相看,在未来谋取神州帝国的时候出手帮自己一把,楚霸天的眼神微微眯缝起来。他身后,那些护卫开始朝着陈飞冲了过去。

大约三十多个护卫,最差的是洗髓境中期,而最强的则是距离准换体境一步之差。

陈飞冷眼看着这些护卫冲过来。体内,力量开始流转开来,无形无质的力量在陈飞周围蔓延开来,眨眼的时间已经弥漫了周围整个空间。

楚霸天的那些护卫,此刻冲在最前面的正是那个距离准换已经一步之差的高手。

这高手实力既然极高,心中亦是有着小算盘。想着借着这次立功的机会得到楚霸天的赏识,待到他突破到准换体境后能够有一个很好的安排。

带着这种小算盘,这高手冲刺的速度极快,只是,刚冲出几步,突然间,这个高手的所有思维已经消失。

院子内,楚霸天的眼中,最让他惊骇的一幕出现,他手下最强的那一位正冲的好好的,突然却不知为何转身将身边的一个同伴打飞了出去。

绝对的用尽全力的一击,那被打飞出去的护卫还未落地,鲜血已经好似不要钱一般的喷出,其中甚至夹杂着五黑的内脏碎片。

眼见着在这一击之下是不可能再活的了。

楚霸天的眼睛一下子凸出来,这个高手护卫跟随他已经有数十年的时间,要说背叛他是绝对不信的,而眼前发生的事情却又委实让他难以相信。

“你究竟对他做了什么,该死的,散开,攻击,不要再给这个家伙作怪的机会。”

下意识的,楚霸天想到陈飞,只认为这件事情肯定和陈飞有关,而对于这种诡异的手段楚霸天心中亦是着实有点摸不透。

吼叫间,那些朝着陈飞冲过去的护卫立即四散开来,这些护卫都是精锐,可以说是楚霸天最信任,也觉得最强的手下中的一批。

虽然被陈飞打个措手不及,但是,反应却是没有丝毫的迟钝,散开之后,这些护卫从四面八方朝着陈飞急扑过去。

只是,还不等这些护卫冲到陈飞面前,突然,又有一个护卫猛然的回转自己的长剑刺入了自己胸口。

竟是在所有人面前自裁掉。

楚霸天的眼睛瞪大,他隐约已经看出了陈飞的手段,无非是一种迷惑控制别人心神的技能。

只是,无奈的是对于这样的技能楚霸天没有任何的办法。

若是单纯的催眠术之类,楚霸天倒是还能通过一些手段去干扰,然而,陈飞此时怎么出手的,又是什么时候出手的,楚霸天却是半点没看出来,这样一来,对于陈飞的手段楚霸天便没有任何应对的手段。

“为何你不亲自上来。”

又一个护卫挥手自裁,陈飞目光淡然的看向了楚霸天,此时,他施展的自然是神术吸引。只不过,换体境修为施展出来的吸引却是已经半点不弱于那只死在他手上的鬼狐。

唯独陈飞不是鬼狐一族的,所以,吸引最大的威力怕也就是针对洗髓境的。换体境后,哪怕是准换体境都不可能控制的这般彻底。

而这个院子内,除去陈飞之外,便是楚霸天是准换体境。

吸引对于楚霸天也不是没效果,但是。肯定是没有可能彻底控制的。

所以,想要弄死楚霸天,陈飞唯一的机会就是楚霸天亲自攻击上去,然后发动吸引,只要楚霸天有一瞬间的呆滞,陈飞就有把握干掉楚霸天。

“一起上。”

楚霸天的眼珠子微微一转,突然间身上爆发出狂暴的气息,如同箭矢一般的朝着陈飞冲过去,人还未至,狂暴的气息已经铺天盖地的将陈飞锁定。

周围。那些本已经微微有点慌乱的护卫顿时眼中闪过寒芒,在楚霸天的气息笼罩陈飞的时候,立即放开速度朝着陈飞冲过去。

一丝冰冷的微笑出现在陈飞嘴角。

他看出了楚霸天的想法,是想要通过这狂暴的气息牵制住他,然后让自己的护卫借机冲上来,这样一来,使得他没有半点施展吸引的时间,然后楚霸天连同那些护卫一道收拾了他。

很好的想法,若是吸引是武技的话,恐怕楚霸天的打算还真能成功。在这种程度的攻击下陈飞倒是有可能当真没有时间去施展吸引。

只是吸引并不是武技,而是神术。

楚霸天就算再强,又怎么可能断绝了神术的施展,吸引的施展并不需要任何的时间。

和武技不同。吸引虽然也是需要力量支持,但是,却并不需要运转力量,更不需要特定的招式或者特定的力量运行轨迹。

吸引只是需要陈飞一个念头而已,一念之间,力量就会到达。一念之间,吸引就会被施展开来。

面对着楚霸天的手段,陈飞神色不动,也停止了吸引的施展,身影却是快速朝着楚霸天冲过去。

看那样子,似乎是因为吸引被楚霸天的方式限制,所以想要先下手为强弄掉楚霸天。

面对陈飞的反扑,楚霸天露出一丝傲然,在他看来,陈飞这是被他破掉最强的手段,做最后的困兽之斗。

两人的速度都是极快,眨眼间,两人已经碰到一起,楚霸天的手腕一翻,一柄寒铁短枪出现在手上,军中人都知道楚霸天的长枪无敌,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楚霸天最强的实际上是短枪。

枪影一闪,陈飞便感觉自己的眼前满是殷红的颜色,那是楚霸天短枪上的红缨绽放开来的颜色。

而便在楚霸天挥舞出短枪的时候,周围的护卫也一道朝着陈飞涌了过来。

看起来,陈飞似乎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只是,突然间,楚霸天却是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一阵迷糊,虽然还留有些微的感知,但是,整个世界却开始模糊起来。

这下子,楚霸天算是明白之前他的护卫为何会自裁,心中猛然间一惊,楚霸天立即放弃继续进攻,就想控制着身体后退。

然而,便在短短的眨眼之间,一股刺痛的感觉却是已经出现在体内,那种感觉就好像血y在燃烧一样。

剧烈的痛楚让楚霸天清醒过来,身影不假思索的开始后退。

“我说过,我师父怪想你的,为何你不下去陪他呐。”

身影才退,蓦然间,陈飞的声音却是在耳边响起,楚霸天猛的一惊,这才发现不知道何时陈飞竟已经站在了他的旁边。

滔天的血气同时狂涌的朝着他扑过去,一瞬间楚霸天几乎觉得自己已经处在修罗地狱一般。

然而,下一秒,无数股强悍的拳劲却是狠狠的贯穿他的胸口冲进体内,和之前体内燃烧血y一般的痛楚融合。

巨大的力量在体内炸开,楚霸天只觉得自己的身躯已经弹飞起来,朝着后面的院墙狠狠的撞击过去。

“都去死。”

院子内,陈飞目光随意的扫视了一圈那些护卫,随即再也不理会那些护卫,身影一弹朝着楚霸天追去。

在陈飞身影展动的瞬间,周围的那些护卫却是已经纷纷扭转手上的武技,或者干脆挥掌自裁。

吸引到了换体境的修为再施展委实已经强悍到可怕,基本上用这招清小怪就是地图炮。

身影展动,随即出现在楚霸天的面前,陈飞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曾经不可一世,而现在则可怜兮兮的家伙。

“你,怎么可能到换体境的。”

之前陈飞两招攻击却是露出了老底,换体境修为,只是,露出老底后却更加的刺激了楚霸天,半个月前还是洗髓境,半个月后便是换体境。

哪怕是再天才也没有这样的速度啊。

此刻的楚霸天大有一种乃是天亡我非战之罪的感觉,谁能想到一个少年可以在半个月内从洗髓境跳到换体境。

“换体境,也不是无敌的,你以为玄天宗为何成为神盟后世上第一大势力,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你不懂,这里面的道道太深…………”

躺在那儿,楚霸天静静的看着陈飞,眼神竟开始深邃起来,看起来似乎是有着极为多的故事一样。

只是,陈飞哪里想听他的故事,最主要,此时楚霸天虽然深邃的很,却依旧带着一种高高在上,很有一种藏着很多事情的长辈看着不懂事晚辈的感觉。

“我从不想懂什么,也从没懂过什么,但是,重要吗。”

陈飞猛然间一脚踩在楚霸天的胸口,换体境的力量尽数倾泻过去,伴随着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楚霸天的眼睛瞪大,眼中却是露出愕然的神色。

重要啊,重要吗。

楚霸天眼中的愕然化为自嘲,是的,他做官的时间太长,已经忘记了武者的本性,武者,谁耐烦和你魔蘑菇菇的说那么多话,武者,又哪里有那么多的考虑。

他自认为掌握着玄天宗背后的秘密,是可以通过这个秘密和陈飞谈判的,却不知道,谈判什么的陈飞压根没想过。

前世的陈飞做过无数谈判,而这一世,或许刚来到这世界的时候还会,但是现在,陈飞已经是一个彻底的纯粹的武者。

谈判什么的,当真已经没被陈飞考虑过,楚霸天刚才若是有话直说,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可惜,楚霸天却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武者。未完待续。

嘉峪关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运城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拉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
洛阳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治疗白癜风邢台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