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信息港 > 养生

无上圣天 第125节:打狗

发布时间:2020-01-18 16:06:31

无上圣天 第125节:打狗

一霎那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到了秦孤月的身上。

这些目光有的是不解,有的是漠然,甚至有的是鄙夷。

但那个握着带鞘长剑只是右手长剑轻轻一甩,“啪”地一声拄在了地上。

“好手段!”那站在唐久身边的黑衣人看到这一剑竟是情不自禁地赞了一声。

“怎么?”唐久看到的只不过是秦孤月将剑一甩,拄在地上的动作,不禁疑惑道。

“刚才的一剑,以拙击巧,本来那龙若想直接用龙威迫他就范,他这一剑直接拨开了那炎气凝成的龙爪,还为身后的仆人挡下了一击……”黑衣人阴阳怪气的声音里却带着一丝赞许道:“这小子是一个高手,异地处之,即便是我,怕也不能接得如此轻松。”

“难道说他可以抗衡龙若?”唐久原本如死灰一般的眼神里骤然又升起了一团希望之火,然后狠狠地说道:“若是如此,我也不介意当庭就跟秦家结盟,反正龙若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不仁,我不义,就算回去跟老爹对质,我也有足够的理由……”

“稍安勿躁,静观其变。”那黑衣人只是又说了八个字,便不再说话了。

“哦?”龙若原本是势在必得,一上手直接将秦孤月用龙威镇得跪下来,先声夺人,一举确立自己的地位,如果秦家的人都被他压服了,那千家和唐家不就范都不可能。

可是他的如意算盘却在刚才落空了。

“龙绝梦,你不是说他中了黑血蜈蚣的毒吗?”龙若感觉到了异样,立刻就用传音入密质问身旁的龙绝梦道:“而且我看他的实力也远远不止锐士吧?锐士?甲士都不可能承受得住我的炎火龙息。”

“你看他的脸上的皮肤还是透着一点黑色的,证明他的毒没解,而且更加严重了。”龙绝梦仔仔细细看了看秦孤月的脸色,得意道:“而且我看他的实力应该是通过什么药物提升上去的……也许是赤血丹,可以把实力提升一个境界,只能坚持一个时辰。”

“但愿你不要看走眼。”龙若冷哼一声,似乎已经是很相信龙绝梦的话了,他支起手肘,撑在交椅的扶手上,冷笑道:“提升一个境界又如何,我依旧可以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弄死他!”

秦孤月的目光与坐在交椅上的龙若眼神碰撞了起来,却是一步不让,争锋相对了起来。即便秦孤月没有看过龙若的模样,仅仅凭借这目光就能够直接认出他来。霸道,嚣张,睥睨天下,目空一切的眼神,只有这种性格的人才会写出那看似清秀却又透着刀兵杀戮之气的字体来。

龙若俯视着秦孤月,秦孤月却是直接双手拄在剑上,昂然瞪目回视。

偏偏这两人的性格都有一点枭雄的味道。

你不让我一步,我亦不屈你半分。

“大胆!”喊这一声却不是龙家的人,而是徐家少主徐昊天,此时对着秦孤月声色俱厉道:“你见了少爷不但不行礼,还如此无理,莫不是想要我们合兵一处,灭了你们秦家不成?”

“哦?这又是哪位?”秦孤月一眼就看到了徐昊天身上穿着的,黑白两色的天演算策长袍,这也是一件宝物。

这是徐家历代少主才可以穿的服饰,据说平时可以辅助徐家内功《天计算》的修炼,施展招式的时候还会有“天机”加成,有可能直接勘破对手的破绽,倒是与秦孤月的长河轮回兵心有异曲同工之妙。看到这个长袍基本就可以认出这是徐家的少主了。

秦孤月却故意装作不认识一般出言讥诮道:“难道是龙家新招来的家奴吗?可是奇怪了,他怎么穿着徐家少主才可以穿的天演算策长袍?这没弄错了吧?”

“呵呵……”听得秦孤月这句话,一直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的千寻雪竟也是冷笑了起来,对着徐昊天更是投去了看一条狗的眼神。

“你!”徐昊天此时被秦孤月这一呛,又遭到了千寻雪的鄙视,简直又气又恼,猛地从袖子之中甩出一柄折扇,“啪”地一声展开在身前,斜指着拄剑而立的秦孤月,拼命调节着自己的情绪,装作镇定地向他叫嚣道:“我是徐家的少主,你污蔑我,就是污蔑整个徐家,秦家的小子,你好大的胆子!”

“哼!”秦孤月白了徐昊天一眼,做出轻蔑地都不想正眼看他的举动,沉声道:“好好的少主不做,却去给别人做狗,舔得了别人的脚趾,还不允许别人说吗?”说着他语气骤然一冷,微微抬起头,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的徐昊天说道:“就是侮辱你徐家怎么了?我秦家乃是开国从龙功臣,封地冠绝各大世家,千年皇恩隆宠备至,你徐家算什么东西?”

说着他伸出自己的左手,拇指和中指捏起来挫了一下嘲弄道:“暴发户式的家族,竟然还敢跟我说三道四?告诉你,莫说你是少主,即便是你老子徐般若,见到我们秦家的人也要客客气气!”秦孤月说到这里,骤然咆哮一声:“若没有我秦家先祖信长公伴太祖打下的江山,哪里有你们如今这帮安乐蛀虫!”

这一声咆哮掷地有声,竟是将徐昊天惊得“哒哒哒”连退了三步,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方才停止了脚步,面色惨白,简直就好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一样。

“徐公子!”站在徐庶身后的神秘道人听得这一番话,微微皱眉,用传音入密询问道:“我看秦家似有株连贬低整个徐家的说辞,要不要我们出手压一压此子的气势?树立一下公子在家族中的威信?”

那徐庶闭着眼睛,摇了摇头,同样用传音入密回答道:“让这个熊包闹去吧?我看得出来,秦家的人是冲着龙若来的,他倒好,自己涎着脸过去帮龙若挡了一下,还以为马屁拍得很好……见过蠢的,没有见过这么蠢的。他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回去之后他说不定就不是少主了,与我徐家何干?记得把过程用须弥镜印拓下来就可以了。”

“是,徐公子果然神机妙算。”那道人点了点头佩服道。

“神机妙算算不上……”徐庶此时微微睁开眼睛,这一次的目光却是落在了秦孤月的身上:“可不要前面走了一条孽龙,又来一头恶虎才好!”

“混蛋,今天本少爷就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知道我徐家的厉害!”那徐昊天此时已是不得不出手了,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如果他不能够打败秦孤月,那恐怕以后在家族之中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即便打败了秦孤月,怕也很难洗刷今日的耻辱了。

徐昊天含恨出手,自是狠辣歹毒了无数倍。

“天机奇策,逆转乾坤藏扇中!”那徐昊天身影如电,折扇霍然并起,猛地朝秦孤月刺去。

“大言不惭,这也叫奇策?”秦孤月只看了一眼,长河轮回兵心早已推算出了那徐昊天出扇的轨迹,甚至连一会秦孤月接住他这戳来的一扇之后,如何开扇变招都推测了出来。“看我以正击奇,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实力的差距!”

话音落下,秦孤月的右手猛地挑起拄在地上的千秋剑,剑不出鞘,直勾勾地朝着徐昊天刺来的折扇抵去。

“哼!”徐昊天还以为秦孤月大意了以为这一招既没有变招也没有花巧,当下心中一喜,只觉得折扇与剑鞘相碰,正要施展变招,却感觉到他那握住扇柄的右手似乎不灵活了,原本尝试练习了无数编的几十种变招,竟是一招都施展不出来,右手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哪里还能操纵得了?

就在下一秒,众人只看到堂堂的徐家少主,甲士巅峰境界的徐昊天在扇柄与剑鞘相接的霎那,被这一剑直接震得倒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刚才他坐的那张红木圈椅上,“咔擦”一声,竟是将整张椅子都震碎了。徐昊天趴在地上,脸上的表情无比痛苦。

“混蛋,你竟然……”

“他已经被废了!”站在唐久身边的黑衣人只看了徐昊天一眼,对着唐久开口说道:“也是那徐家的小子太轻敌了,就在刚才的一击,那秦家的小子直接一道剑气注入了徐昊天的经脉,只要那道剑气行走到丹田,立刻就会……”

黑衣人的话还没说完,刚刚挣扎着站起来的徐昊天陡然听到自己丹田之内发出了一声“喀”的轻响。这一声轻响在徐昊天的耳中则完全不啻于一道晴天霹雳。

“你……你……”徐昊天茫然无措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又看着眼前的秦孤月,愣了半晌方才面色通红大怒道:“你居然废了我的武道!我跟你拼了,你废了徐家少主的武道,你……你秦家是要跟我们徐家开战吗?”

秦孤月看着面前的徐昊天,依旧将带鞘的千秋剑拄在地上,深处右手轻描淡写地摆了摆手说道:“我何曾伤过徐家的少主,不过是打了一条不自量力,想要咬我的——龙家的狗而已!”

德兴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龙海市中医院怎么样
成都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
锦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温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