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信息港 > 时尚

聆听大师记梁焕奎事略

发布时间:2019-06-09 06:09:06
婴儿反复发烧
婴儿反复发烧
婴儿反复发烧

谨按:笔者我原名梁焕鼎,和梁公焕奎为同高祖的兄弟行。他的曾祖父与我的曾祖父是亲兄弟,原都家居广西桂林。大约在清道光末年、咸丰初年(约公元1851年后),以避乱先后北游。他的曾祖父一家人,路经湖南,就在湘潭落户。子孙辈便成为湖南人。而我的曾祖父则入京会试成进士,宦游北方。我的祖父和父亲,均以桂林籍贯先后在北闱得中举人,从而一直沿袭说为广西人。虽然两地分居,却信息常通。1917年,我且曾入湘奉访。1918年,公更以避兵北来,即聚居我家中,时常叙谈往事。今为此文,大都依据公之口授而来,但难保无疏失。或失在公记忆不清楚,或失在我的记录不明确,大有待于治近代史者采访时加以勘正之。

1981年9月,梁漱溟识。

梁公焕奎,字璧元,一字辟园。生于公元1868年(清同治七年)。自幼读书好学。十六岁随父宦游南京,尝从邓白香先生学诗,此后雅好吟咏,晚年有自订《青郊诗存》付印。公盖尝于长沙浏阳门外筑有青郊别墅居之云。1887年(光绪十三年),公十八岁,得中秀才。1893年公二十六岁,乡试得中举人,更见才华,有志事功,而此时恰是国家危难之秋。甲午(1894年)中日大战挫败,被迫签订《马关条约》,割地赔款,丧权辱国。于是,在朝在野激起变法维新运动。维新运动固风动全国,而首屈一指必数湖南。湖南巡抚陈宝箴、学台江标、按察使黄遵宪倡导于上,地方士绅熊希龄、谭嗣同、唐才常等多人鼓吹于下,宝箴之子陈三立介居官绅之间,沟通合作,相得益彰。成立南学会,发展及于全省各地。又开办时务学堂,聘梁启超为中文总教习。其后卓有成就的人物,如蔡锷,如范源濂,均常受业其间,真可谓极一时之盛。而在当时,那许多新政设施和社会活动中,辟园公盖都直接间接参与的。例如,兴办新式教育,则受任学务处文案;兴办工矿实业,则受任矿务局文案(后升任提调)。一身兼数职,职位不高,而事属首创,多所辟划。其先受知于陈公宝箴,而其后任俞廉三、赵尔巽两公亦复加倚畀之故。1900年(光绪庚子),八国联军入北京,国几不国。谋国者群趋于出洋考察留学一途。公则建议于省当局,就乡试落第许多试卷中,选拔其可造人才派赴日本留学。此事既为当局采纳实行,即嘱公经理其事,任为留日学生监督,率同所选拔诸生东渡,时为1902年。其后,公赋诗曾有“四载浪游三去国”之句,此应是次去国。

公此次所率同东渡者,计有杨昌济、陈天华、刘揆一、石陶钧、朱德裳等多人,而公胞弟焕均、焕廷一并从行。盖公昆仲五人:公居长,其次焕章,字端甫;三弟焕彝,字鼎甫;焕均其四,字和甫;焕廷其五,字硕甫。诸弟以公之教诲提携,各有成就,而在事业上又是协同致力的(见后文)。

当时,清廷为求人才以济时艰,有诏举办经济特科。湘省当局即荐公应征。公亟返国入京赴试。经录取后,命以特用江苏知县,赴南京候补。于是,公携眷离湘移家南京。江苏省当局委任公为金陵火药局提调。今据公当时寄三弟鼎甫家书,颇叹息于官场之腐败。又自言:“两目昏翳,寻丈之外不复能辨人眉目,遍求中西医莫得收效”云云。公双目失明,盖肇始于此时矣。曾有意东渡求医,而阻于日俄海战(1904年事),一时未能成行。公自度对于夙昔所经手之学务和工矿实业,犹可从旁致力,遂即返湘。此后,公为病目而亟需求医东渡,又不能忘情湘中建设事业而留滞国外。约于1905年去国外求医,翌年夏,由日本返回长沙。此时,双目失明已是定局,而公之年方三十九耳。

如众所知,当时国人激于国难严重,既有康、梁倾右的君主立宪一派;又有孙、黄倾左的暴力革命一派。两派活动多集于日本东京。而公盖三度旅游其间,处此问题之态度如何乎?公昔日旅东言行今无可考。然其在湘亦有几件行事,可资旁证:一是公尝因周道腴(震鳞)先生困于南洋某埠,即以二千元相资助。此一事,1950年周老在北京曾亲口为笔者言之。又一事,1964年3月,笔者曾闻章行严(士钊)先生谈及,昔年公主持长沙实业学堂教务,聘张溥泉(继)等诸先生为教员。章本人亦在应聘中;公发现他年轻,劝他宜求学深造,不必当教员。他接纳忠言,遂即东渡求学云。于兹可注意者,周震鳞、张继,皆革命派人物。公既与之为缘矣,则公未尝倾右而拒左可知。

凡熟知清季汲汲奔走救国那许多人物事迹者,都晓得其间倾左倾右初未尝判然两途。孙中山先生不曾上书李鸿章乎?不曾与梁任公交往洽谈合作乎?又如唐才常,既曾在长沙热心维新运动于前,卒乃以投身暴动而被杀于后。类此事例不胜举。当然,末后此两派是水火不相容的。但若认为根源在阶级立场各不同而来,则昧于中国社会之组织结构,不衷于事实之谈,终且无以自圆其说。

旧日中国,是“一人在上,万人在下”的局面。士、农、工、商四民,贫富贵贱,上下升沉不定;流转相通,阶级分化不明不强。海通以来,资本与劳工两阶级,乃渐萌见于一些工矿企业间,其起因:则洋务运动意在为国兴利,而落于剥削劳工遂无可免者。辟园公五兄弟,以经营华昌锑业公司起家致富于一时,即为此事例之一。其事未容殚述,却必扼举其要。于此,言其端要有三:

(一)1908年,华昌锑业之跃然兴起,盖原于购得法国赫伦士米提炼纯锑的新技术。而此事则公之三弟鼎甫游学欧美寻访接洽以成者。公于双目失明后,一意培植诸弟学业,俾以共成其事业。诸弟资质个性不同,二弟端甫忠厚稳重,则以任板溪驻山经理,督饬工人群众;三弟鼎甫勤恳好学,则以出国求取技术新知;四弟和甫治事精干,才略不凡,则以任公司总经理;五弟硕甫年轻,通习英语,则以任驻美国办事处,掌握国际贸易情况(此职其后由姻戚李国钦继任之)。

(二)价购法人炼锑新技术所需巨资,则全赖当时江南、河北、湖广、山东各省当局大力协助以成其事。而奔走联络其间者,则公之挚交杨子(度)。华昌既从国外购此项专利权,特呈请当时清廷立案予以保障。而其后业务发达,获利丰厚,则在清帝退位转入民国之时。但为报偿前此各省协助款项,特以二十五万元缴交中央农商部为调查各省地质经费。凡此用心行事,在官在商,皆有为国兴利之意存乎其间,不犹是当年维新运动之流风余韵乎!

(三)华昌公司走上西洋资本家经营企业之路而好景不长,趋于衰败者,其内外缘由复杂多端。锑价始因1914年欧战军需而上升获利,公司方在投资大事扩充各项工程设备,而不料想战争息止,锑价遽跌,自陷于困境。又所委任之驻美经理,窃权巧图私利,而以跌价亏损归之公司。至于湖南适当南北交战要冲,其所受各方勒索、时局纷扰之累者,又不待言。辟园公昆仲,原是中国式的书生,不是西洋资本家一路人,其劳倦思退有必然矣。

公病目失明后,行动不便。而时局颇多扰攘。1911年(辛亥革命)曾避兵宁乡,迄于1913年始还长沙。1917年,复以衡山北洋军溃退而避乱汉口市区。翌年即携眷北上,聚居在我家中。一年后,始返湘安居。又于1928年出游沪上,漱溟适亦因事从广州抵沪,幸得一聚。不意次年公游息庐山小天池,遽尔逝世,享年六十有一。遗嘱殓以僧人服装,盖公精神上皈依佛法非一朝夕。早在1918年京寓时,常嘱漱溟共诵读楞严经以为日课者,曾一月有余也。公配曾夫人,与公伉俪甚笃,先三年(1926)既故于长沙。夫人所生唯二女,长培肃,次培怿,皆聪明好学,顾未有子。1909年春,三弟鼎甫新举一子,公夫妇即引以为嗣,命名培伟,由夫人鞠育之。其后,鼎甫又有丧明之痛,遂由培伟兼祧。今者,培伟既成立矣,其立身行事不负先世令名。

本文摘自《谁从我的世界路过?》,梁漱溟 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16年6月

(部分图片来源于络)

劳伦斯大奖出炉 博尔特拜尔斯分获男女
7年已狂轰15球!西媒数据力证C罗16强战将发威
绝美!花样滑冰运动员结冰湖面上演花式滑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