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信息港 > 体育

武道神尊 千二百二十五章 携势而出

发布时间:2019-09-26 04:23:42

武道神尊 千二百二十五章 携势而出

千二百二十五章携势而出

柳氏圣族,小天王柳儒澜出关,举族上下皆惊,因为该族盖代妖孽破境称尊,成为年轻一辈中名副其实的领军人物,将同代子弟远远的甩在了后面。请大家看全!

天子门房,大殿外,柳儒澜身姿伟岸,着飞龙锦袍,袖口纹云花,气质出众,近乎于道,给人一种极尽缥缈之势。

看着周围簇拥而来的族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柳儒澜也是一怔,没想到会惊动这么多人。

“恭喜大兄破境称尊!”柳人杰挤出人众恭贺。

柳儒澜微微颌首,与族人打过招呼,随即即是询问柳人杰:“鸿弟呢?”

“啊?”柳人杰等人当场愣住了。

柳儒澜当即蹙眉,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人呢?”一步跨出,柳儒澜气势汹涌逼问。

“秦鸿……秦鸿被族人带着离开了氏族。”柳人杰颤颤巍巍回道。

“为何?”

“因为……因为地子门房咄咄逼人,地子门房古祖请出太祖等人逼宫,族人迫于压力,带走了秦鸿,并宣告自离出户。”柳人杰小声解释。

“地子门房?”

柳儒澜双目骤冷,浑身爆发开烈焰般的法力波动,轰的一声,四周大地飞沙走石,虚空坍塌,风雷乱舞。

“让开!”

柳儒澜一步跨出,整个人踏天而去,手中出现一柄纯粹由法力凝聚的银色天戈,煞气腾腾,搅动日月星辰,域外星空都随他掀起了狂暴星潮。

“大兄,你去哪儿?”柳人杰等人无不惊呼。

柳儒澜一声不吭,沉默不言,直接穿梭虚空消失,远遁而去。

身后族人脸色一变,知晓出事了。一些了解柳儒澜脾气的人都是忍不住的骇然,扭头即走,前去通知太祖等。

地子门房外,虚空坍塌,混沌缭绕,一道近乎于道的身影披着无量白光,宛如一轮白日从天而降,轰得一下踏落在了地子门房山门外。

法天象地,万丈高大的躯体巍峨顶天,重有万钧,手中天戈宛如一条山岭,忽的一下挥舞起来。

柳儒澜一言不发,一声不吭,直接擒握天戈,咚的一下就是力劈了下去。

“喀嚓!”

地子门房外,大地崩裂,山峦崩塌,古木断折,花草化作齑粉,随风飘洒。漫天都是狂暴劲气迸溅,飞沙走石,宛如狂浪拍案,席卷八方。

一击落下,柳儒澜分毫不停,一步踏出,比之磨盘还大的脚掌轰隆隆踩碎虚空,带着炽烈白光,掀起无边狂潮,直接踏进了地子门房内部建筑群。

整个人宛如太古巨人,气势凶狂,如太古凶兽,直接踩碎地面,留下深坑,令得地子门房四周八面轰隆隆震响。

“谁人捣乱?”地子门房上下齐齐震动,传出惊怒暴喝。

紧接着一道道身影横空而起,气势凛冽,自四方八面汇聚而来。

“柳儒澜?”

“你在做什么?竟敢擅闯门房,摧毁门庭,你知道你在犯罪吗

武道神尊  千二百二十五章 携势而出

?违反族中典律,当被严惩。”诸多地子门房的人认出了柳儒澜,当即暴喝。

“嘭!”

柳儒澜毫不言语,手中天戈挥舞,如龙摆尾,直接砸进了那人面前。轰隆隆声响不绝于耳,那人直接被打得咳血横飞,被粗暴镇压。

“轰隆!”

一步踏出,天戈再起,掀起海啸般的威势,从天斩下,亿万锐气扑簌,四方山石都被洞穿出窟窿,被劈出道道深坑,周围一片狼藉,被摧毁殆尽。

“尔敢!”

“柳儒澜,你太放肆!”

地子门房上下齐齐震怒,有大人物出手,施展法天象地,以蛮横姿态抗衡柳儒澜,要迎击阻挠对方。

“噗!”

柳儒澜臂膀一震,法力波动,直接劈得大人物都是咳血横退,骨断筋折,脏腑都是崩裂移位,损伤不浅。

“嘶!”

霎那间,无数人倒吸冷气,被惊得无以复加。

小天王柳儒澜居然硬抗大人物,自身无损,反伤强者。

“他……他怎么能够这样强?”不少人都是骇然惊绝,同辈子弟惊震交加,呼吸都是喘喘,难以自控。

“给我开!”柳儒澜暴喝,出手不停,一副善不罢休的气势,在地子门房内部肆虐,摧毁各方建筑,打得内部山峰大地崩毁,废墟成群。

“拦住他!”

有人怒火,属于老辈人物。

“孽障,柳儒澜,你真是太过放肆,如此大动干戈,肆意妄为,简直目无尊长,老夫容不得你。”一位老者出手,化龙而来,整个人法力滔天,包裹自身,形成一条庞大真龙,张牙舞爪冲向了柳儒澜。

这是一位天,强大无匹,在族内有着赫赫声威,属于柳儒澜爷爷一辈的人物,地位崇高,身份了得。

“滚!”

面临着这样一位强敌,柳儒澜分毫不退,反倒虎躯一震,日月轰动,天外群星齐齐震颤,洒下成群结片的星霞沐浴在他身上。

轰隆巨响,天戈舞动,炽烈白光滚滚蒸腾,宛如云海汹涌不断。白光交织,投影浮现,混沌弥漫,万家灯火之象徐徐点燃,衬托得他的身姿愈发神武。

“开!”

天戈劈出,灯火相随,混沌依托,打爆苍穹,推翻日月,震碎虚空,碾破天地。

无尽的光充塞这方世界,将那位老者无情淹没,就像是海啸吞噬帆船,不留一点痕迹。

“噗噗噗噗!”

四周传出炸裂声,爆碎声,轰鸣声,此起彼伏。

“咳!”

终于,一道身影咳血飞出,满头发丝凌乱,衣袍破败,狼狈不堪的踉跄暴退,撞入身后虚空。

一位天,竟是挡不住柳儒澜的神威,被打得咳血,看起来狼狈不堪。

“你……”那位老者怒目圆睁,脸色涨得通红,不是伤的,是被气的。

一代天,居然在柳儒澜的威势下被迫退,这对他而言着实很丢面子,很掉价啊。

咚!

结果,柳儒澜不依不饶,气势无双,勇武绝伦,天戈斩碎苍穹,混沌倒挂,掀起白芒如银河斩落,持续攻伐过来。

“柳儒澜,你真是太狂妄了!”

地子门房众人齐齐惊怒,恨得嗤眼欲裂。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柳儒澜破境称尊,出关后战居然会找上他们地子门房。且携突破之威,裹腾龙之势杀来,天都是挡不住。

这太可怕了!

尽管他们可以肯定柳儒澜的实力达不到天层次,但破境称尊的战,胸中藏着一口气,那是破境称尊的锐气,是清气化龙的锐气,是一种无往不利的锐气。

裹挟着这样的气势,实力可以成倍发挥,可以节节攀升,抵达一种非人的地步。

柳儒澜携势而来,真的太强大了。

“都给我退,退开,且让他张狂,卸掉这口气,必有疲软期,届时擒拿他问罪。”有老祖断喝,天都是逼退,暂避锋芒。

轰隆巨响,地子门房任由柳儒澜破开门庭,打塌山峰,崩毁建筑,摧毁得门房破败不堪,满目狼藉。

这种肆虐,让得地子门房上下恨杀欲狂,惊怒交加,恨不能将柳儒澜碎尸万段。

可惜,柳儒澜携势而来,真的太强大了,强到了不可匹敌的地步。

除非人物到来,否则难有人抗衡。

这般肆虐,足足持续了大约半个时辰,才让得柳儒澜的步伐略有滞留,那股破境称尊的锐气开始消退,整个人锋芒毕露的气势在逐渐内敛。

“大兄,圣祖归来,传回了秦鸿的消息……”

这时候,远方传来柳铭仁的呐喊声,对方飞奔而来,通知柳儒澜。

“鸿弟在哪儿?”柳儒澜猛地回头。

“天机城,第五氏族。”柳铭仁喝道:“圣祖有言,秦鸿表弟已经破境称尊,实力更胜往昔。”

“什么?”

消息传开,柳儒澜还未动容,四周则都是倒吸冷气,惊哗而起。

“小魔君也破境称尊了?”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这么快?”

“那孽种破境称尊,极尽超脱了?”

“天呐,他是怎么修炼的,这么快就追上了各族盖代妖孽?”

族内上下动容,喧哗四起。

轰隆!

柳儒澜当即折身而去,扭头即走,法力波动震碎虚空,穿梭消失,隐遁而去。

“孽障啊!”

这般迅疾,毫不拖泥带水,气得地子门房上下齐齐暴怒,恨杀欲狂。

将地子门房给搅了个底翻天,摧毁了地子门房大半门庭,损坏了不知多少建筑,让得地子门房满目狼藉,然后就这样掉头离去,可想而知,地子门房有多气。

“禀报圣祖,柳儒澜的作为,实在有伤族内和谐,必须请示圣祖严惩不贷。”地子门房有老祖暴怒,滚滚喝吼。

却在此时,一股法威降世,苍穹扭曲,一张纯粹由日月星辰形成的庞大面孔浮现,自无穷高处投影而来。

“圣祖!”

地子门房齐齐失色,惊慌交加。

“一因一果,一饮一啄,此间事,作罢。”

圣祖投影淡淡宣告一声,即是迅速淡化,投影消退。

“什么?”

“圣祖,你这是偏袒啊!”

“这不公平啊!”

地子门房愤慨不已,惊怒交加。

然而,柳氏圣祖完全没有半点在意,投影淡化,销声匿迹,地子门房唯有捶胸顿足,气得七窍生烟。

“柳儒澜,秦鸿,你们真……真是孽障,该被天打五雷轰啊!”

满场之中,唯有咒骂。

而这样的事情,只是一场小风波,并未掀起太大的波澜,柳族震动,天下却分毫未闻。

相较之天下风云,柳族事太稀松平常了。

冥神殿的事迹传遍中原,天下万族风声唳鸣,草木皆兵,皆都紧张备战,忐忑着冥神殿的动作。

可惜,接连等候月余时间,天下风平浪静,全无波澜,冥神殿无有半点声息传出。这般压抑,宛如暴风雨来临前的感觉。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路线查询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医保能报销吗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医保医院吗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如何乘车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来院路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